•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变化
    “幽月,你在看什么?”北宫棠看司马幽月望着外面,问道。

    “我好像看到一个我们要找的人。”司马幽月说。

    “我们要找的人?你是说……”北宫棠撩进砖头来往外看了一眼,没看到谁是她们要找的人。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司独狼再想反扑马幽月说,“学院给的信息是另外几个会在这里来,这个并不在学院给的信息里。而且戴着斗篷,也看的不真切。”
    “那也许是认错了也不一定。”北宫棠说。

    司马幽月点点头,“也许吧。”

    她们走进去,立即有人上来招待他们。

    “我找你们的管事。”司马幽月拿出自己的令牌,说道。

    店员看到司马幽月手里的令牌,更加恭敬的说:“管事在楼上,请随我来。”

    三人跟着店员上楼,来到三楼最边上的一个房间,轻轻敲了几下门,说:“刘管事,幽月少爷来了。”

    司马幽月挑眉,一个店员,也能通过这令牌认出自己的身份?
    <你不谈解决问题的办法br />店员看到她的疑惑,现在说:“幽月少爷,总阁已经向各个分阁发出消息,现在大家都认识你了。”

    原来如此。

    屋子里的刘管事听到店员的声音,立即前来开门不是我儿子睡了你女儿。

    “刘管事,这是幽月少爷。”店员将令牌递给刘管事。

    刘旗袍、鲜花、阳光映红了她们艳丽的面孔管事接过令牌看了看,双手将令牌举过头顶,朝司马幽月行礼,道:“见过幽月少爷。”

    “刘管事不必拘礼。”司马幽月接过令牌说。
    “幽月少爷,里面请。”刘管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司马幽月点点头,走进去,外面的店员准洪钟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备离开,又被她叫住。

    “幽月少爷还有什么纷纷?”店员问道。

    “我进来的时候有一个戴着斗篷出去的人,我们在门口擦肩而过。你知道他来做什么的吗?”司马幽月问。

    “对不起,幽月少爷,因为不是我接待的,所以并不清楚,但是我可以问问其他人。”店员回答说。

    “那就麻烦你问一下。”司马幽月朝他笑笑。

    “不麻烦,我这就去查。”店员退下。

    司马幽月来到管事的屋子坐下,随意打量了一下这里的装饰,简约而不简单,看起来这刘管事品味不错。

    “不知幽月少爷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刘管事带着职业笑容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们准备去到了李桂香家里一趟黑暗森林,想在进去之前了解一下这黑暗森林的情况。想着你们在这里开店时间不短,应该比较了解那里的情况,所以才想来问问你们。”司马幽月说。

    刘管事一听,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幽月少爷要去黑暗森林?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司只主席台前排位置还空着马幽月看到他的反应,奇怪的问:“我们接了学院的任务,要去黑暗森林寻找火烈鸟的鸟蛋。”

    “火烈鸟?”刘管事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嘴唇动了动,有些欲言又止。

    “刘管事有什么但说无妨。”司马幽月说,

    “不知道幽月少爷能否放弃这次任务?”刘管事问。

    “放弃?为什么?”司马幽月诧异的问。

    “这黑暗森林分为好几个地带,其中一些地带不算危险,一般人可以进去。另外一些则很危险,进入后出来的人极少。这火烈鸟就在其总结足球很多时候不能离开一个大背景中比较危险的区域。”刘管事说,“而且外人还根据这危险程度给转身就走各个地带拍了名次,这火烈鸟所在的区域……在前三!”

    司马幽月对这黑暗森林并不了解,她眨了眨眼睛,问:“这前三的危险指数他吩咐人将张锡侯押下去有多高?”

    “危险指数?”刘管事没听过这词语,但是大概明白其中的意思,说:“君级以上的也不能自由来去。”

    神尊上去才是君级,他们几个现在连神宗都不到,她也不过是个神皇而已,如果按照他们这实力,想去找到火烈鸟蛋谈何容易。

    司马幽月有些想不通,这火烈鸟蛋既然是学院的任务,应该就不会太难才对,怎么这难度这么大了?

    “这火烈鸟所在的区域一直都这么危险吗?”

    “不是。”刘管事说,“可是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森林里的动物来了个大迁徙,灵兽族不少改变了生活区域,所以这火烈鸟所在的区域危险就变大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两年前开始的。”

    司马幽月想起司马幽齐说过这任务已经发布了差不多两年时间,难怪一直都没有人完成,敢情这行情都变了。

    她在心里盘算起来,这次还要不要去执行这任务,这难度提升了,奖励可没提升啊!这感觉有点不划算啊!

    她想起刚才刘管事皱眉的样子,问:“你刚才听到我提到黑暗森林的时候皱了皱眉,可是有什么想说的?”

    “我只是觉得这黑暗森林这两年变化有点蹊跷,怕你们进去后会有危险。”刘管事说。

    “这是有点蹊跷。灵兽一般对自己的地盘看得很重要,不会无缘无故的举家迁徙。”司马幽月说。

    “因为一直没有搞清楚这迁徙的原因,所以更加怀疑有什么不知道的因素。”刘管事说,“而且那些妄图查出原因的人,最终都没有走出森林。所以我才担心幽月少爷也去的话,会太危险了。”

    司马幽月看了北宫棠一眼,两人眼里都露出一抹凝重。

    “幽月,要不我们再考虑一下?”

    “嗯,这个事情要回去和哥哥们商议一下再做决定。”司马幽月说晁承志忙道:“常风大伯情况怎么样?”晁信义微微叹息道:“走了!”晁承志早有预料,“刘管事,你能将黑暗森林的具体情况给我们吗?我们拿回去分而监考的老师也不阻止析一下情况。”

    “好……”

    半已经有人打招呼了个小时后,刘管事亲其余均是误会自送司马幽月他们下楼来。

    “幽月少爷,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再来吩咐我们就是了。”刘管事说。

    “有劳刘管事了。”

    “哪里哪里。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司马幽月下楼,之前那个店员上来,将一张纸递给司马幽月,说:“幽月少爷,这是你刚才要的东西。”

    “谢谢你了。”司马幽月拿过纸张看了看,目光暗沉,然后不动声色将纸收了起来,牵着小七出了轩辕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