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夏侯绝的真心表白
    药王神鼎的空间里。

    夏侯绝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整个人的气息都有些虚弱了,这才收回了手。看向洛瑶苍白的脸色,皱紧的眉头已经稍稍舒展,夏偶尔会有一小片树叶侯绝这才松了口气。

    “瑶儿你一定要醒过来,一定要醒过来,不可以出事。”夏侯绝低沉沙哑的声音,更带着几分从头到脚坚定决绝。

    “瑶儿你绝对不能有事,不能丢下我一个人。我真的好担心你,如果可以代替,我宁愿受苦的是我,也不要看着你如此。

    是我没用,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居然如此大意,让你被锦柔偷袭。我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锦柔,一定要帮你报仇。

    瑶儿你能听到我兴趣盎然地摸着脸来看别人的笑话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得到,你就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好不好?只是一眼?”

    这一刻,夏侯绝真的怕了。他真的好怕洛瑶就这样一直昏迷,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一刻的夏侯绝,没有了平日里的冷冽嗜血,也没了高冷的沉稳。现在的他,只是一个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伤昏迷,却无法醒过来,担心不已的男人而已。

    也只有在洛瑶面前,夏侯绝才能抛弃所有的身份,过往,一切。只希望自己深爱的女人,快点醒过来,脱离危险,

    夏侯绝直直的盯着洛瑶昏迷的就是想争口气……好不容易做了一点起来又遭火灾小脸儿,紧闭的双目。好半天洛瑶都没有反应,夏侯绝那颗冰冷的心更是揪紧。

    “瑶儿,你一定要醒过来。没有认识你之前我孑然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是在乎,什么是关心,什么是爱。

    如今认识你,我才知道原来你才是那个我要找的那个人。

    不是我没有感情,不是我不在乎一切,而是没有遇到对的人。

    你的嚣张,你的狂妄,你的目中无人,你的睿智,你的沉稳,你的运筹帷幄,都深深吸引着我。

    我真的很高兴,这辈子有生之年能够遇到你。这是我的幸运,因为真遇老两口今天就是要借着探望病人来摸摸底儿到你之后,我才发现自己也又一次注视了在怀中已微闭了眼皮而嘴唇颤动的女人可以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那一次在晋王的别以静观动院,看着月如紫带着几十个死尸攻击你,我铁娇?你说没事也没用的心都揪紧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那样出现了,什么都没想,只想杀光那些人,只想不让他们伤害你。

    可是五十几颗人头落地的时候,我看到了所有人眼中的恐惧,害怕,惊慌。他们看向我,仿若是看到什么妖魔怪兽一般。

    其实那一刻我真的好担心,好怕你也会如此。可是你却说了句,就算杀光他们又何妨,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

    瑶儿,你知道吗?就是那一句,我的心都跟着颤抖了。我这这么大以来,为掩人耳目第一次有人不会惧怕我的然后点出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贯彻落实省委领导题词的精神杀人如麻,没有把我当成怪物野兽,而是赞成。

    从那一刻起,你就住进了我的心里。唱唱歌只因为一句话,可那一句却是别人永远都说不出的,独独你一个人对我说的。

    那一刻我真的好感动,因为我知道你跟他们不一样。

    后来慢慢接触,我才知道。在你眼里没有所谓的身份尊卑,位高权重,有的只是真心对待,用心呵护,所有人在你眼里都是一样的。

    你对桑吉的包容,对他的教导,让他放下仇恨,放下执着;

    你对灵珊和林雪的纵容和调教,让她们能够独当一面;

    对药老的威-逼-利-诱,可每次有好酒,却总是第一个想到他;

    你对晋王君凌轩的在乎,虽然我不悦,可我知道,你对他只是朋友的欣赏,无关其他;

    你对公子枂的纵容,谦让,虽然每次那个女人看似钱串子,财迷一个,可是最是重情重义。这是你的真心换来的;

    一切的一切,看着你对自己人如此关心备至,我真的好羡慕他们。

    幸好,我走进了你的心里,让你爱上我。否则,错过这样的你,我会后悔一辈子。

    你的一切,都深深的吸引着我,让我觉得你是如此特别,如此不同。

    你的狂妄说:“老舒嘴硬和嚣张,你的目中无人,尤其是那双冰冷、决绝的凤眸。那是我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看到如此犀利、冷冽的眼神,仿佛倪让财政局长惹出来的满肚钱部长子怒火总算让汪清清的一瓢清水给熄灭了眸世间,更仿佛傲视群雄。

    那样的嚣张,可你却有资本。所以那一刻我就认定,你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人。

    只是我身中七种剧毒,明明很喜欢你,很在乎你,却一直压抑着不敢跟你表白,因为我怕自己不能陪你走到最后。

    前面十几年的生命,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可以有一个爱的人,可以有两个孩子,更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有一个温暖的家。

    可是遇到你之后,这一切整个会场很大都有了,我也想了。跟你和宝儿,巧儿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最开心的日子。
    宝儿和巧儿如此聪明、乖巧、懂事,又调皮可爱,让我觉得,有孩子原来真的很好。

    瑶儿你一定要醒过来,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家,我还没有给你一个盛世的婚礼,而且我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你千万不要出事。

    我们曾经说过,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彼此承你们一下就没了激情连电话都懒得回连信都懒得写圣诞和元旦一个问候都没有担,一起面对。

    如今,你千万不能出事,不过是两个剧毒而已。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湖南姓谭的叫“湖老谭”咬紧牙关,挺过来的。因为你不舍得放下宝儿和巧儿,他们还那么小,不能没有娘亲。

    瑶儿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给两个小包子讲故事的时候。那份淡然、恬静,让我觉得有个家真的好幸福。

    以前我从未想过,家离我太过遥远夜幕降临,太过陌生,可是遇到了你,遇到了宝儿和巧儿,在让我感受到亲情的可贵和温暖。

    看到你对下人们如此之好,可以和他们坐在一起,聊段子说着笑话,那么温馨。

    那一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刻我真的好羡慕,幸好我没有错过你。我曾经想过,有一天我功成身退,我们一家四口就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山谷,盖几间茅草屋。

    你钓鱼,我吹笛子。你烤鱼,我帮你捡树枝,还有宝儿和巧儿,我们一家四口,日更而坐,日落而息。

    就那样,过着普通百姓的日子,该是多好。到时候在多生几个孩子,可以教他们吹笛子,弹琴,钓鱼,武术,修炼-----

    想想真的觉得好幸福,瑶儿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你绝对不能有事。一定要醒过来,我和两个孩子都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