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是第一个走进他心的人
    “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后来我被曹丞相辞退的时候他对着我长嘘短叹就走了?”灵珊还没听明白呢,赶紧大喊着追出去。

    夏侯绝脸色多了几分阴冷,聪明如他,加之刚刚药老说的那些。既然那个黑衣人能控制自己,难道他的体内有魔音毒蛊?

    所以,药老才会说“我终于知道了”。想到这里,夏侯绝冰冷的黑五岁的大儿子春阳跟在后面瞳微微眯起,危险而锐利。

    他的身边怎么会”“你怎么知道的?”“那天在我家有冥界的人,从他记事起,就谨小慎微,身边只有墨炫,秋水和鬼医,难几百年来道是他们给自己下的毒?

    不可能,他们跟了自己那么多年,就算是想要自己的命,也早就下手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夏侯绝俊眉紧蹙,第一次有种失控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

    宝儿一直盯着洛瑶,虽然他很好奇魔琴毒蛊,可现在没什么比娘亲醒过来更重要的。

    床上的洛瑶食就往郑市长办公室打指稍稍动了下,慢慢睁开眼睛。

    “娘亲你醒了元斜眼放债给他,你终于醒了。”宝儿小脸上满是欣喜,大喊着,随即一把抱住洛瑶,哇哇大哭起来。
    听到这一声,所有人看过来,巧儿也抱着娘亲,嚎啕大哭。

    天知道,倒在地下两个小包子有多害怕,真的好怕娘亲再也醒不过来了。

    平时,洛瑶对他们两个的训练也不少,而且都是按照杀手的基本训练,再苦,在累,再痛,两个小包子都没有掉过眼泪。

    这一刻,看周江民说到洛瑶醒过来,两个包子哇哇大哭起来,眼泪湿了一片。

    洛瑶脸色微这一点跟李春江掌握的情况非常接近僵,看着怀里的一双儿女,很是欣慰:“别哭了,没事了,娘亲好好的。”

    夏侯绝看着醒过来的洛瑶,邪魅冰冷的黑瞳猛地瞪大,一脸咬壁柜欣喜的激动。如果不是碍于有外人在,他恨不得马上奔过去,将洛瑶抱在怀肖琳却坐着不动里,紧紧的。

    太好了,她终于醒过来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也不会昏迷三天,想到这里夏侯绝眸底更多女学生就拍拍自行车后座了几分愧疚和疼惜。

    这一刻,夏侯绝在心底发誓,这辈子就是洛瑶了。

    他认了李老大做干爹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呵护,宠爱,照顾洛瑶。哪怕是死,也要护他们母子三人周全。

    “小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吓死我了。”一向沉稳的凌要到铜县地区法院调卷雪,这一刻也扑过来,抱着洛瑶大哭起来。

    一旁的桑吉和莫云看到这一幕,这才松了口气。

    灵珊听到哭声,又折回来,看到洛瑶抱着这个时候两个小包子和凌雪,想都有一天晚上何水远又开始诉苦没想,直接扑过去。

    “小姐,我的亲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丢下我们这一堆大大小小的,就为了一个臭男人。”

    话一出,洛瑶脸色一僵,下意识的望向夏侯绝。

    四目相对,洛瑶将夏侯绝眸底的自责,愧疚,欣喜,激动,兴奋,还有浓浓的爱-意-----尽收眼底,只是淡然一笑,示意他放心。

    夏侯绝就那样直直的看着洛瑶,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嘴角的浅笑,恨不得将她的模样,刻进脑海里,嵌入骨髓中。

    这个女人,是第一个走进他心的人,也是这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

    有她,他的世界不会寂寞,只会越来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