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以不变应万变
    皇太极派遣使者专门到大明京城议和,拿出三百万两白银赎回武英郡王阿济格,同时让出了大凌河城,更加关键的是皇太极对大明朝廷俯首称臣,这些消息传到淮安之后,民间没有多少盼盼头一句话就是:“快吃的反应,毕竟淮安没有遭受到后金鞑子的侵袭,不过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的读书人,反应倒是很强烈,甚至一度集会大肆的声讨。

    这其中钱谦益和黄道周两人的表现是比较激烈的,黄道周专门从福建赶到了苏州,在东林书院人出来不就行了?哪天你们某位领导做报告时授课的时候,重点说到了后金议和的事情,黄道周认为朝廷不应该接受后金以及皇太极的议和,皇太极已经于崇祯九年登基称帝,其野心是非常明确的,就是想着有朝一日推翻大明朝廷,称霸中原,朝廷应该趁着这个时机,狠狠的教训后金鞑子,唯有剿灭了后金鞑子,才能够让皇太极真正的臣服。

    钱谦益是完全赞同黄道周的观点的,他的想法甚至更加激进一些,认为朝廷之中的某些大人接受后金所谓的议和,就是贪生怕死,就是纵容后金鞑子,就是出卖祖宗,难道区区的三百万两银子,就能够买去福运说:“小水大明王朝的尊严。

    一时间南方的东林士子群情激奋,大有准备声讨内阁的意思了。

    不过这样的风潮,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平息下来,据说南京兵部尚书刘宗周大人,专门找到了黄道周和钱谦益,几番交谈之后,局面逐渐的安静下来。

    至于说这里面究竟是什么“说到这里原因,外人是无从知晓的。

    徐望华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是真正着急的。

    郑勋睿早就得知了消息,京城的暗线在第一时间就将情报送到淮安来了,包括皇太极派遣谁到京城来议和,以及是谁负责此次议和的交谈等事宜。

    南京和苏州等地的情形,更是源源不断汇总到郑勋睿这里来了。

    郑勋睿的重心。已经转移到筹备火器局方面,汤若望和薄大小几十口啊玉等人已经来到淮安,南京礼部右侍郎毕懋康,也愿意协助火器的研发事宜。

    如今就等待杨廷枢的操作了,想不到这个时候,京城传来这样的消息。

    足足两天的时间。郑勋睿哪里都没有去,说实话一直都在东林书屋,分析皇太极的目的,此次的议和是皇太极主动提出来的,而且派遣了安平贝勒杜度。可见皇太极是重视此事的,而且在最终达成的议和协议之中,皇太极明确表示臣田中正脸色阴沉服大明朝廷,让出辽东的大凌河城,表示不会继续在辽东有任何挑衅的行为。

    与此相对于的是,朝廷在收到杜度带来的三百万两白银之后,释放了武英郡王阿济格,以及其他的后金鞑子。

    两次的商谈。皇太极拿出了一千三百万两白银。

    不过第二次的议和与第一次的谈判比较起来,有了很大的不同,第二次的议和。皇太极明确表示了对大明朝廷的臣服,这可不是一般人会做出的让步,相比较来说,皇太极做出的这个姿态,让皇上可能更加的高兴。

    可惜郑勋睿不是这样看的。

    那是一个夜里成王败寇,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实力才能够决定一切,皇太极的实力没有遭遇到多大的损耗。年初进攻朝鲜,劫掠无数的钱财和人口。实力明显得到增强,从其中拿出来三百万两白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不会伤筋动骨。

    至于说口头上的承诺,要是谁真正相信了,那就是不择不扣的傻瓜了。

    南京和苏州那些东林士子的动向,郑勋睿是不关心的,这些人无非是瞎嚷嚷一阵子,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朝廷已经做出决定的事情,事后来评论和抗议,等同于事后诸葛亮,再说钱士升和侯恂等人本就是东林党人,他们在内阁商议的时候,都表示同意了,下面的东林士子站出来嚷嚷,岂不是自打耳光。

    徐望华进入到东林书屋的时候,郑勋睿的神情是轻松的。

    有着着急的徐望华,尚未等到郑勋睿开口,就径直开始分析了。

    “大人,属下这些日子分析了后金议和的事情,觉得情况不是很好,属下刚开始认为,皇太极前来议和,目的就是”我只好笑着换了一套墨绿色的裙子为了阿济格的,可这些日子分析情况之后,觉得不是这么简单的。”

    “徐先生,不用着急,慢慢说,天塌不下来。”

    徐望华显然还是有着着急。

    “属下认为,皇太极如此做,是想着让朝廷放松警惕,其让朝廷放松警惕,应该是有两个目的,其一是能够缓和一段时间,其二是观望我大明朝廷是不是会出现变故。”

    郑勋睿微微点头。

    “徐先生,其实你已经回答我上次提出来的问题,功高震主,以及伴君如伴虎。”

    徐望华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原来大人早就分析到其中原因了。”

    “徐先生,你想想,皇太极能够登基称帝,能够征服草原诸多的部落,能够得到草原部落和满八旗的拥戴,创建大清国,岂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在自身的实力并没有遭受多大损害的情况之下,凭什么对朝廷俯首称臣,若是有今日的俯首称臣,当初为什么会登基做皇帝。”

    “大人,属下也正是担心这一点啊,皇太极此番的议和,其目的怕是非常明确的,就是想着让我大明朝廷陷入到内乱之中,至少想着让郑家军遭遇到算计。”

    “不错,这正是皇太极可怕的地方,想必皇太极是清楚我大明朝廷内部纷争的,也算准了朝廷内部会出现内讧,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利用我大明的内讧,来削弱郑家军的实力,皇太极的确是厉害啊。”

    “大人,属下以为,皇太极这等歹毒的心思,应该被揭露出来,否则真正让皇太极得逞,朝廷出现巨大纷争,后果怕是无法挽回。”

    郑勋睿笑了笑,看着徐望华开口了。

    “徐先生,你我距离你看我的头烫得还行吧京城如此之远,都能够分析到皇太极歹毒之心思,难道朝中的内阁诸位大人分析不出来其中缘由吗,这怕是不大可能,既然有人能够分析到其中的缘由,却无任何的消息传出来,这里面的蹊跷,岂不是很明确吗。”

    徐望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属下实在是不明白,朝中有些大人,为了一己之私利,抛却了伦理,抛弃了江山,他们究竟想干什么,难道眼睁睁看着大明江山毁于一旦,他你不会是真想住校吧?”刘小惠:“妈们内心才舒服吗。”

    “徐先生,不用激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出现这样的事情,不算什么的,朝中的党争已经成为痼疾,短时间之内是难以消除的,除非是大动干戈。”

    徐望华的神色数次变化,有一回罗想农在母亲家里碰到常宝最终变得平静了。

    “属下明白了,大人高瞻远瞩,早就预料到了一切,属下就将岳海峰从他所任教的本村小学借调到毛芳月家门口的初级中学做了语文课老师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佩服之至。”<明年开春以后再到这里来一趟br />
    “这些话就不用说了,皇太极已经出招了,这招出的是很不错啊,稳准狠,抓住了要害点,大概皇太极此刻正在等候好消息吧,等候我大明朝廷出现内乱,等候功高震主的情形出现,如此情况之下,我们不能够慌张,不用过于看重此事,该干什么依旧干什么,以不变应万变,相对来说,皇太极才是我们真正的对手,至于说朝廷里面的某些大人,我还真的没有看在眼睛里面。从小就是!很小时”

    郑勋睿的自信,影响到了徐望华。

    “大人如此说,属下就一会放心了,今年第一期的漕运马上就要开始,属下这段时间小心地舀了一勺重点考虑漕运的事宜。”

    “嗯,漕运的五十万石粮食,必须保证安全运抵北方,此外其余的三十万石粮食,回家的路上我们还用这种思路来铺排今后的日子呢其中的十五万石运送到陕西,十五万石运送到蓬莱,告诉驻扎在蓬莱的王允成,必须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将十万石粮食运送到旅顺去,如何分配这些粮食,那就是杨贺、顾梦麟和曹驰等人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是,洪门的事宜,属下建议文坤直接负责,徐吉匡协助,属下已经告诫过洪明成,不能够完全用江湖义气来统领洪门,还是要想方设法吸纳一些读书人,这样洪门才有可能很好的发展起来的。”

    “文坤主要负责刑房和仓储的事宜,事情已经很多,恐怕忙不过来,洪门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事宜,到了下半年,洪门就要开始承担重任了,如穿上鞋此情况之下,还是请徐先生负责洪门的事宜,这个徐吉匡究竟如何。”

    “属下认为徐吉匡不错,有能力,只是徐吉匡当初为什么会投靠大人,属下不是很清楚,因而不敢让其知道机密事宜。”

    “谨慎一些好,徐吉匡突然转变态度,我也不是很明白其中的奥妙,还是需要时间来多多观察,不过这个观察的时间,也不能够太长了,我看以半年为限,若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下半年就可以大胆放手使用了。”

    徐望华离开之后,郑勋睿的神情变得更加的轻松。

    皇太极的确会想办法,而且是能屈能伸,不过可惜的是,皇太极没有估计到他郑勋睿的能力,若是这点阴谋诡计都无法应对了,那郑勋睿这些年也不可能有着如此显赫的成绩,皇太极过于的一厢情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