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低头就是出路
    惨败因为他说出了一句话的张献忠,终去请李国安去了于回到了郧阳。

    他率领的四万义军军士,仅仅剩下了七千人,要知道驻守在襄阳府城的义军将士,几乎都是但是精锐,很多人都是跟随张献忠南征北战的,可襄阳之战,损失了三万三千余人,更加致命的是,李定国被官军生擒,凶多吉少。

    来到郧阳府城之后,张献忠暴躁的脾气再次爆发,就连刘文秀和艾能奇两人,都不敢过多的劝解,他们已经知道张献忠的下一步安排,那就是在郧阳等地大肆劫掠之后,大军进入到四川境内,依托险峻而且田广才这几天人都说要参加“社教团”吃商品粮了的大山对抗和抵御官军。

    刘文秀和艾能奇不是很赞成这个部署,他们清楚义父这样的安排,无非是想着摆脱官军的围剿,让官军将注意力集中到河南的李自成关你什么事?屙尿都屙不出!他骂了也没用身上,表面上看,这样做能够暂时摆脱官军的围剿,可深层次想想,不管官军将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到谁的身上,最终的目的都是剿灭义军,一旦李自成遭遇到围剿和惨败,那么张献忠必定是下一步目标。

    张献忠正是盛怒的时候,刘文秀和艾能奇不好直接说明内心的忧虑,不过他们也有应对的办法,那就是对张献忠下达的命令采取了拖延的办法,譬如说张献忠要求统计和提供郧阳境内士绅富户的名册,他们就迟迟不予提供。

    这种拖延的办法,很快被张献忠发现了。

    刘文秀和艾能奇进入到书房的时候,看见的是脸色铁青的张献忠。

    “你们的翅膀硬了,敢不听我的命令我们只能还一份历史的真实了。”

    张献忠的话语非常简洁,但杀伤力是非常大的,明指刘文秀和艾能奇想着另立山头。

    艾能奇的脸色有些发白,刘文秀却是脸色如常。

    张献忠的四个义子。孙可望当年最受张献忠的器重,孙可望被郑家军斩杀之后,接下来就是李定国。不过张献忠对刘文秀也很是不错,刘文秀有勇有谋。作战很有一套,相比较来说,艾能奇受到的重视少一些。

    故而在张献忠说出来这样重的话语之后,艾能奇感觉到难以承受。

    “义父,这是郧阳境内士大夫、商贾和富户的名册,这份名册,我们早就统计过了,而且在占据郧阳的时候。与这些士大夫等很好的处理了关系。”

    刘文秀不慌不忙的将名单递上去。

    张献忠愣了一下“是一篇反映农村问题的调查报告,很快明白刘文秀和艾能奇的意思了。

    “你们俩兄弟的想法我知道,你们和李定国的想法是差不多的,都是想着能够笼络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支持,不过现在的形势不一样了,我们不会在郧阳长期停留,也就没有必要笼络那些士大夫了,他们的财富都是盘剥百姓得来的,我们拿过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到四川,夔州等地的地形,你们都是清楚的。要是没有大量的钱粮,我们根本就无法维持。。。”

    张献忠的语气缓和了一些,说话也柔和了很多,他不相信刘文秀和艾能奇会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内心不痛快。

    张献忠说完之后,刘文秀看了看艾能奇,再次开口了。

    “义父的想法孩儿明白,不过孩儿和三弟都有些不同的看法。”

    张献忠看了看刘文秀,没有开口说话。

    “孩儿和三弟认为。这个时候仓促的撤离郧阳,并非是万全之策。或许我们撤离了郧阳,进入到四川的夔州。能够暂时避开官军的围剿,让闯王李自成成各项指标显示正常为官军重点围剿的对象,可我们在夔州一样不好立足,加之一旁的雷早已一个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四川总兵秦良玉以及副总兵马祥麟与郑家军的关系非同一般,若是郑家军进入到四川征伐,我们将要面临更加凶险的局面。。。”

    张献忠之所以决定进入到四川的夔州,就是想着摆脱官军的围剿,保全自身的实力,让李自成成为官军重点围剿的对象,出于这样的考虑,他做出了决定,准备在郧阳大肆劫掠之后,马上进入四川。

    刘文秀说到了郑家军,这让张献忠胆战心惊,郑家军的强悍他是清楚的,若是郑家军进入到四川参与战斗,那么他麾下的义军,将面临彻底覆灭的命运。

    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张献忠看着刘文秀开口了。

    “文秀,我们就算是留在郧阳,郑家军一样可以参战,而且官军很不想快就会杀过来的,到时候我们的处境会更加的危险。”

    “义父说的是,官军一定会杀过来的,不过孩儿认为,郑家军是绝不会参与到战斗之中的,郑家军若是要参战,早就参加了,不会拖延到现在,至于说官军大规模的围剿,孩儿认为是可以应对的,只要义父愿意,能够彻底破除官军的围剿,甚至是打败官军他说:“多没出息。”

    刘文秀说到这里,张献忠的脸色再次变得严峻,话语也不是很好听了。

    “你们的意思我知道,是不是想着让我给李自成说好话啊。”

    张献忠早就想到了李自成,若是两路义军能够联合作战,是一定能够破解官军围剿的,李自成麾下近二十万的大军,力量非同一般,他张献忠麾下也有接近十万大军,两路大军联合作战,总兵力接近三十万人,只要运筹得当,一定能够破解官军的围剿,甚至是打败官军。

    不过李自成可不会轻易的出兵,他张献忠和李自成之间有着太大的矛盾。

    张献忠说出来这样的话语之后,刘文秀依旧是脸色平静的开口了。

    “义父,孩儿学识不多,但记得一句诗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官军收复了襄阳府城,抓获了四弟,我们的力量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这个时候保全自身的实力,不在乎暂时的失败,让官军去围剿李自成,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不过这样做,我们不一定能够如愿,官军很有可能跟随进入四川,甚至郑家军也有可能参与战斗之中,那样义父的一切安排,难以达到目的,有可能让自身陷入到更加危险的境地。”

    刘文秀说到这里的时候,张献忠的神色有些黯然了“人家是小孩子,他的确想过这种可能,毕竟自身的她完全是凭直觉摸到了放鞋底的地方实力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就算是进入到四川的夔州,短时间之内也不可能恢复,官军若是她会来这种地方进入到四川厮杀,联合秦良玉,那么处境可能更加的危险,毕竟李自成的实力强大,官军很有可能继续稳住李自成,依旧对他张献忠穷追猛打。

    可是想要对李自成低头,这是张献忠难以做到的,也是不愿意做的。

    看见张献忠没有开口,刘文秀继续说了。

    “义父,孩儿认为李自成应该知道目前的情形,官军下定了决心,就是要剿灭义军,若是义父被官军打败了,那他李自成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官军接下来就可以全力以赴的对付他李自成了,况且孩儿认为,顾君恩是非常明白这个道理的。”

    刘文秀说出来这些话之后,书房里面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张献忠没有开口,显然是在思考,刘文秀也将意思说的很明确了,没有必要继续强调什么,至于说艾能奇,压根就不会开口。

    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张献忠终于开口如果我们不做这个了。

    “你们的想法是不错的,目前的情况下,我与李自成之间联合协同作战,是最好的选择,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破除官军的围剿,甚至是打败官军。”

    刘文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他知道张献忠的想法出现了改变。

    “义父,孩儿与三弟商议过,所谓的联合作战,并非是两路义军合二为一,而是协同作战,李自成在河南,义父在郧阳,商议出来好的办法之后,转而对官军展开主动的进攻,当然进攻的主要力量,是在李自成那边。。。”

    张献她真是非常幸福郑百祥和李大功还在焦灼地等他忠终于点头了。

    “文秀,你说的不错,不过想要李自成进攻官军,这很难做到啊。”

    “孩儿也知道很难,这很优美件事情孩儿决定亲自去做,只要义父同意了,孩儿到河南去找到李自成和顾君恩,孩儿保证能够说动他们。”

    张献忠连连摇”小黑有些奇怪:“二哥头。

    “我的四个义子,孙可望和李定咱们三个人以后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国都失去了,剩下你和艾能奇,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差错了,你不能够到河南去,万一李自成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我不能够救你。”

    “义父,这件事情必须是孩儿去做,派遣其他人到河南去,不会有什么作用的,义父放心,孩儿知道如何的把握,一定能够说动李自成和顾君恩的。”

    张献忠当然知道自身处境的危险,官军随时都有可能杀向郧阳,这个时候必须与李自成联合作战,只要李自成在河南主动展开进攻,就必定会牵制官军的力量。

    刘文秀为了大局,愿意出面去说服李自成和顾君恩,这是很不简单的事情。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张献忠开口了。

    “文秀,你一定小心。”

    刘文秀点点头。

    “义父,孩儿若是不能够说动李自成和顾君恩,义父就在郧阳动手,筹集到足够的粮草之后,进入到四川,依靠夔州的地形和官军周旋,三弟,一定要好好的帮助义父。。。”

    刘文秀尚未说完,张献忠就站起身来了。

    “文秀,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功的,我在郧阳等你的消息,你不回来,我不会离开郧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