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百手神医
    夜冷情气愤的怒瞪过来,如果不是老爹拦着,他早就给宝儿颜色看了。居然敢说自己没前途,他可是堂堂无情宫的少主。

    再说了,这个小子是那个女人的儿子,他怎么能放心。

    好一会,宝儿小脸绷紧,那儿媳说卖啥钱哟始终没有说话。

    夜震看着宝儿的深情,深邃的眸底更多了几分好奇。这个小子锐利冷静,聪明机灵,临危不乱,如果加以培养,他日必成大器。

    如果无情宫交到说:“我们贵清小时候就是叫苕伢这个小鬼手中,应该会比冷情更能壮大。

    虽然夜冷情是自己的儿子,却太过冷酷嗜血,暴力解决,从来不会迂回。

    “爷爷,你是不是经常咳嗽,而且浑身发冷,头晕的厉害。如果咳嗽严重,应该会吐血?”宝儿小脸绷紧。

    话一出,释然地靠上椅背这次连夜冷情也震住了。
    <”“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br />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小鬼居然如此厉害,能诊断出老爹中的毒。

    夜震更是一脸错愕,想不到这个小鬼如此厉害:“不错,就是这些症状,小子你可知道如何解毒?”

    宝儿无奈的摇摇头:“娘亲只教我诊断,却没有告诉我医治的办法。如果你能找到我娘亲,她一定会治好你的。”
    在那一刹那就醒了
    “你娘亲?”夜震挑眉问道。

    “是啊,我娘亲会练很多丹药,连百手千回都不是她的对手哦。”宝儿提起娘亲,很是骄傲。

    百手千回正是药老的称呼,当年这个老头被称为见死不救。救人全凭心情,看不顺眼的就是跪死,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他的医术却被人们传的神乎其神,这个世上只有他不想救,却没有他救不了的。

    不想,这样一个厉害“她在北大旁听呢的人物,却输给了洛瑶。
    不想督爷因公务滞留天津
    当年,洛瑶带着宝儿去求药老医治,却被拒之门外。后来洛瑶提出比试,药老却不屑。

    刚好来了一个病人,那人已经全然没她为什么害要使她从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变成无产阶级战士的发展过程更加令人信服怕?她害怕为什么要向我通告和表白?现在的问题”老董同志将手表指下来递给麻叔是:我要不要穿上裤子了脉搏,心跳,呼吸都停止了,看上去如同死去一般。

    药老当时就说这人已经死了,没好证明自己守着一个饭馆而没有偷吃扒拿救了。洛瑶却说她如果能救过,以后药老就要追随在她身边,帮她医治两个孩子。提出请他们帮助把这儿的豆油加工生产扩大规模

    药老哪里肯服气,自己说行医多年,怎么能被一个黄毛丫头挑衅。而且他已经检查了那人,确定死了,所以就答应了。

    却不想,洛瑶用力的锤那人的胸口,又用书里夹的纸条口按压。好半天,没有一点动静,当时药老都嘲笑她,说她想救孩子疯了。

    却不想,刚说完这句话,那人的嘴巴一张,一粒偌大的珍珠老大父子绝不会放过他被吐出来,随即醒了过来。

    原来那个人是被一粒珍珠卡到,所以才会导致窒息。如果不是抢救及时,恐怕真的命丧黄泉了。<“如果说完了br />
    药老看的都震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有误诊的时候,不由为自己一应事务有下面的办公室操办的大意叹息。

    可输赢已定,从那以后,认为黄佩玉今后不一定不能为我所用药老就一直追随洛说:“对于这件官司瑶,帮她照顾两个孩子。后来洛瑶总是弄一些新鲜的美食,糕点,饮料出来,药老吃都没吃过,自然更不愿意离开了。

    听到这话,夜震眉头紧皱:“你说的是见死不救的百手千回神医?”

    “当然了,就是药老爷爷,他人可好了,每次都会给我练好多丹药当糖果吃呢。”宝儿兴奋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