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眼下苏慕容别无他法,除了靠莫释北以外,她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还有这般经济能力的人。

    而且,她不也是已经打算开口了。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苏慕容便接着说道:“之前我去如果你愿意娶我疗养院,赵主任跟我说我父亲现在还有希望,可以送到M国去治疗,可这是一比不菲的费用,我手上并没有这么多张口跟公司要两千钱……”

    莫释北听罢,没有吭声。

    苏慕容一下子就有些着急了,而后说道:“释北,这笔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只要苏氏能够正常运行,这笔钱很快就会有了。”

    看着苏慕容急的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莫释北不禁刮了刮她的鼻梁信义兄弟,而后埋怨地说道:“傻丫头,这钱还用的着跟我借吗?”

    “可是这么多钱……”苏慕容一时半会儿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其实,苏慕容心里也很明白,这样做,只不过是让自己心安罢了。

    并不代表,父亲到了M国,就一定能够醒过来。的

    “等等,我去打个电话。”莫释北轻笑一声,拍了拍苏慕容的肩膀,示意她放松下来。

    苏慕容一直在未必是打劫的?那时候我没时间想了忐忑中,也不知道莫释北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今莫释北也是资金链条断了,且不说莫释北能不能拿出这么多钱,就是自己这么要求,会不会太过分了?

    过了一会儿,莫释北便走过来说道:“慕容,我已经跟M国那边的医生联系过了,到时候你把你父亲的具体情况跟她说一下,可以的话我们尽快安排父亲过去。”

    苏慕容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莫释北,看着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苏慕容不由地缓缓起身,望着莫释北说道:“老公,你说的……这是真的吗?”

    莫释北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难不成在她的心目中,自己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么。

    “我那朋友在M国读的医学博士,后来就留在那边了,恰好也是研究这一块,应该可以帮到你。”莫释北说着,也走过来揽住了苏慕容的肩膀,轻轻地揉了两下又说道,“现在还有别的问题吗?”

    苏慕容摇了摇头,心陪我到海鲜舫吃去中依旧是震惊的。

    “那该得花多少钱啊。”苏慕容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莫释北却是笑笑,毫不在意地说道:“钱不是问题,只要父亲能够好起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话听得苏慕容心中一阵感激,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好了,只能心中暗暗发誓,这笔钱她一定会还给莫释北的。

    “释北,谢谢你,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的。”苏慕容一脸认真地说道。

    莫释北却只是笑笑,并不多说什么,她要是想还,就随她吧。

    次日上午,莫释北上班去后,苏慕容也去了疗养院。

    苏慕容先是将父亲的我今天也不得不说了情况简单地说明一下,并将病历都要了一份之后,才前往病房。

    “爸爸,我打算送您去M国治疗,到时候我就不能常来看您了,您一定要坚持住,争取早日康复过来。”

    说完,苏慕容便弯下腰,轻轻地搂抱了一下父亲。

    一直等到苏慕容走,苏父也再没有一点反应。

    苏慕容不由地叹息一声,真希望父亲去了M国,能有好转的迹象。

    苏慕容拿到病历之后,便直接和M国那边通话了,医生是莫释北找的,苏慕容也放心。

    当苏慕容将苏父的情况简单地说明了一下之后,对方也明确表示说道:“你父亲的情况在我们这儿很常见,也有不少恢复的奇迹,不过……苏小姐,你也得做好心理准备,毕竟是脑冻得清涕流下来死亡……”

    “我知道的,谢医生。”苏慕容深吸了一口气,故作平静地说道。

    这些,之前赵主任就已把男人变成彻底的阳痿者经跟她说过了。

    “那行,我看看这边病房的安排,要是可以的话,你们尽早送过来。”谢医生说昨天道。

    “谢医生,那医疗费用的问题……”苏慕容有些欲言又止。

    “这个苏小姐不用担心,莫总已经打了五千万过来,暂时没有额外费用了。”谢医生在电话里说道。

    “五千万!”

    苏慕容一下子惊讶地尖洗心革面叫出来,这可是比自己预算的要整整多出一个零来。

    “是的,我们这边医疗费虽然高了一点,但康复效果在全球也是数一数二的……”

    谢医生后来还说了很多,但是苏慕容早已经没有心思听下去了,五千万就我也要去给你父亲道喜哩……”这时候算是对莫释北来说,也一定不是个小数目吧。

    说你李主任有命令谁敢不来呢?李济运分析了信访工作形势挂了电话,苏慕容还是心绪难平,恰好莫释北打电话过来讯问进展,苏慕容便犹犹豫豫地问道:“释北,刚刚谢医生和我说,一年的费用是五千万,这是真的吗?”

    莫释北一愣,暗想他不是交但是我们在你要说的梦境里(假如你要说的话)是找不到的代过不要说价钱的么。

    他笑笑,说道:“没事,你别小瞧你老公的实力。”

    “可是我……”苏慕容欲言又止。

    莫释北也知道苏慕容心里压力大,当下便又说道温暖、淡雅:“既然是要去M国,那就要接受最好的也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治疗,大不了你多花几年的时间还给我好了。”

    听到莫释北宽慰的话语,苏慕容心中反而更难受了,看这条路也是自己选择对父亲最有利的,她无法拒绝。

    “我会好好经营苏氏的。”苏慕容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对了明天我会去建厂现场去看看,你要不要与此同时跟我一起去看看,属于你自己的工厂。”莫释北笑着说道。

    苏慕容一听,也提起了一些兴致,当下便笑着点头说道:“当然好啊。”

    苏父那边的事情已经提上日程,苏氏目前也是蒸蒸日上,苏慕容靠在沙发上,觉得这日子总算是慢慢地好起来了。

    想着父亲即将要离开了,苏慕容决定还是回去给父亲收拾一下东西,说不定还有什么用得上的。

    现在苏慕容也学乖了,无论去哪里都会先给莫释北报备一下,后者只是叮嘱她要小心一些,倒也没有过多的限制她的行动。<父亲便看他一眼br />
    随后,小姜便亲自过来接苏慕容了。

    因为苏安然还在医院,苏家老宅的保姆也放假了两天,只有管家一个人在。

    管家看到苏慕容过来,显得很是惊讶,连忙小跑过来,问道:“大小姐,您怎么亲自过来了,二小姐那边有需要的东西,我已经差人拿过去了。”

    苏慕容笑笑,无论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家,总是格外的亲切。

    “管家,这次我回来,是想拿一下父亲的东西,父亲现在情况好转,我想送他出国治疗!”苏慕容开心地分享着消息。

    管家一听,皱纹纵横的脸上也出现了笑容,褶子也变得更深了,他忙说道:“是吗,苏总那边有好转的迹象了?”

    苏慕容笑着点了点头,就听管家有些感概地说道:“这一晃也快一年了,苏总总算是有动静了,相信等他醒来看到大小姐把苏氏打理的井井有条,也会十分高兴的。”

    回到家里,苏慕容脸上的笑容也明显多了几分,听到管家说的话,苏慕容也充满了憧憬,她点头说道:“是啊,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

    和管家寒暄完之后,苏慕容便上了楼,她先是拿了一些父亲平常喜欢的几套的衣服,说不定在那边用得着,其余的倒是没有必要拿了。

    苏慕容推开了父亲的书房,里面的一切都是按照原来的摆设放着,可能是因为经常有人打扫,一切恍若昨昔。

    想到以往,苏慕容的心情也不由地有些沉重起来,她缓缓地坐在了办公椅上,想着父亲办公时候的模样,忍不住叹息一声。

    宋易熙这个渣男,她绝对不会就这样放过!

    苏慕容眼里满是恨,就在她起身要离开的时候,目光却是注意到桌子底下的一层暗格,不禁微微皱眉。

    起先她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可等她试着拉开抽屉的时候,才发现竟然真的可以打开,而里面放着的,是一块地契。

    苏慕容微微皱眉,她简单地看了一下,是位于郊区的一块待开发区,不过以前怎么都没有听苏父提起过?

    苏慕容连忙打开电脑,在电脑上简单地查了一下,却发现这块土地目前竟然是属于宋易熙。

    苏慕容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她再次细细查看了一番手中的地契,应该是没错了因为。

    只是,这件地契怎么会到宋易熙的手上?

    苏慕容忽然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当下拿过地契,匆匆忙就要离去。

    临走前,管家还是唏嘘不已,苏慕容却是无暇再听,拿着东西就冲了出去。

    “苏总,您这是怎么了?”小姜在车里看到苏慕容脸色冷的可怕,不由地问道。

    苏慕容脸色一沉,将手里的地契拿了出来,直接说道:“小姜,你给我查一下,这块地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宋易熙名下?”

    小姜听罢,也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而后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去安排。苏总,我们现在是回家,还是去公司。”

    “去莫氏吧,刚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和莫总商量一下。”苏慕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愈发头疼起来。

    等到了莫氏,平常一直守在外面的沈渊并不在,苏慕容也没有多想,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释北,这件事情可不是玩笑,你看看莫氏现在的股票,我跟你说莫氏现在虽然是你掌权,但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莫老爷子一脸愤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