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朱存枢的选择
    冬梅、荷叶与杨爱珍三人先后怀孕,这是郑勋睿没有想到的,其实因为年龄的问题,郑勋睿一直避免她们尽早的怀孕,可这是好心办坏事,三个女人迟迟不能够怀孕,在家里都是抬不起头来,特别是杨爱珍,因为有着一些特殊的经历,对于是否能够怀孕,是最为在意的,意识到小孩子对女人的重要性之后,郑勋睿也就没有顾及那么多了。

    三个女人先后怀孕,这让家里的气氛陡然之间发生巨大变化。

    怀孕之后,杨爱珍好几次偷偷的落泪,没有怀孕的时候担心,怀孕之后也落泪,她想到了那些在秦淮河的姐妹,因为从小就服下白色的药丸,结果终生都不能够怀孕,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她若不是尽早的认识郑勋睿,被妈妈许佛家尽早的断掉白色药丸,也不要想着能够做母亲的,命运就是这样奇特,因为秦淮河的一次偶遇,彻底改变了。

    文曼珊吩咐府里的下人,好好照顾三位夫人,不得一言不发有任何的失误,已经生过孩子的她,明白生孩子对女人意味着什么。

    每日里休沐之后,郑勋睿都是回到后院的,几乎就没有出去过,作为穿越人士,他非常清楚,让怀孕的女人心情愉快,多多散步,适当运动,对于将来生孩子是很有好处的。

    秦王府,书房。
    朱存枢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了,要说这藩王的身份是异常尴尬的,听上去名声很大,可惜在朝廷之中没有任何的地位,不要说内阁大臣,就算是御史和给事中,想着算计某个王爷,也是一弹劾一个准,皇上对宗室的要求非常严格,几乎到了严酷的地步,不允许宗室参与政事,不允许宗室有过分的举动,好像宗室和王爷个个蠢笨如猪,皇上就放心和高兴了。

    明太祖朱元璋时期被分封到西安,延续几百阵阵带着冷风和呼哨的鞭子年的时间,在诸多的藩王之中,秦王算是资格很老的,可惜这种老资格,带来的不是好处,而是更加严格的监控。

    在如此环境之中长到,朱存枢自然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是不能够碰的,为了自身的利益,朱存枢也做了一些打擦边球的事情,好在这些事情没有引发谁的注意,也就安然无恙了,不过这当你憎恨胡梦安的时候一次参与冤狱黑色产业链条之中,被巡抚郑勋睿抓住了,耗费大量的钱财和粮食,才勉强度过了危险,让朱存枢胆战心惊。

    接下来的时间,朱存枢安分了很多,时时刻刻关注周遭的局势,他发现郑勋睿的确不贪财,所有查抄的钱粮以及官吏捐出来的钱粮,全部都拨付到府州县去了,用于救助百姓,因为巡抚衙门的这个举措,时而跪下刮让陕西各地少有的开始逐渐安稳下来,流民的数量明显减少,很多的流民得知了官府救济的消息之后,都迅速返回了家乡。

    这让朱存枢很是感慨,换位思考,他要是在巡抚的位置上面,做不到这一点,如此多的钱粮,不伸手是不可能的,自己肯定是要得到一些的。

    朱存枢认为郑勋睿是清官,做出这样的判断,主要还是源于一个方面,那就是巡抚衙门的文书之中,要求各级官府对于救济钱粮的开销,必须要发布公告,让大家都知道,巡抚衙门也会定期对救济的钱粮进行审核,看看是不是全部都用于救助百姓了,若是中间发现贪墨的行为,官吏将会遭遇到严惩,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仅仅是府州县官府必须这样做,就连巡抚衙门也如此做了,收入和支出的钱粮,会定期在榜棚发布公告,让众人内心都有数。

    这么多年过去,经历过太多的巡抚,唯有郑勋睿一人,能够在短时间之内稳住陕西各地的局面,不仅仅是官吏,就连百姓都知道有一个青天巡抚,这很不简单了。朱存枢明白这里面的道理,若是郑张县长棋艺不错勋睿能够得到朝廷的重用,能够真正掌握很大的权力,大明肯定要发生翻天互相打肚皮官司覆地的变化,面临的很多问题也完全可以解决的。

    可惜现实的情况不是这样,郑勋睿这等有能力的官员,注定是要遭受到很多坎坷和波折的,若是有能力的官员都能够得到重用,大明也不是目前的局面了。

    朱存枢就遇见了这样的选择,有人想要算计郑勋睿,从郑勋睿身上无法着手,就从他身边的人下手,从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身上下手。

    大致的计划,朱存枢是知道的,而且他府邸里面的管家,就参与其中,当然也是被逼迫的,而这一就问我怎么还不走?学校已敲过头遍上课钟声了切行动的策划者,就是王府长史司的左长史粟建成。

    王府长史是大明比较特殊的一个官职,长史很少与地方官吏接触,基本也不能够接触,他们总管王府之内的一我才不会善罢甘休呢!”“我说你们兄妹好像有很深的矛盾呢切事物,若是王爷出现了什么过失,首先遭受惩罚的就是长史,偏偏朝廷对亲王的要求很是苛刻,一般人都难以接受,所以诸多的王府长史,从一定程度来说,和藩王之间的关系都是很好的,相互包庇和协助,这是朝廷逼着长史和藩王搞好关系。

    藩王毕竟是皇室宗亲,就算是出现了什么大的问题,大不了被罢免爵位和王爷,性命”道静没的说了还是能够抱住的,可惜长史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稍微不注意就是免去官职,甚至是掉脑袋。<青砖蓝瓦的房屋建筑与林县平原和梁山县别无二致br />
    秦王府长史粟建成和朱存枢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不错的,尽管他们之间没有达到亲密无间的关系,可是能够相互包容和包涵,这就非常难得了。

    粟建成提议秦王要和巡抚郑勋睿搞好关系,这个建议很不错,朱存枢当然不会反对,所以是明确支持的,但依照郑勋睿目前左副都御使和陕西巡抚的身份,不可能与朱存枢之间有什么联系,所以说搞好关系,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

    粟建成却很有你不打电话信心,信誓“以后你再也不会这么难堪了旦旦的说能够办好这件事情,而且抽调了王府管家协助帮忙。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失态的发展,朱存枢慢慢的发现情况不对了,粟建成好像走的不是很好的路子,不是想着和郑勋睿搞好关系,而且想着从中找出毛病来。

    这样做的后果只有两条,第一条自己却坐在他身边是抓住了郑勋睿的把柄,以此相威胁,从中获取好处,让朱存枢和郑勋睿之间能够维持表面上的平衡,第二条就是向朝廷弹决定主控操盘劾郑勋睿,让郑勋睿无法留在西安,甚至是遭受到朝廷的惩处。

    这让朱存枢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陷入到一个圈套之中,而且这个圈套设计的很是精密,让他无法辩解,无法抽身事外,一旦这件事情暴露出来,郑勋睿吃亏的同时,他可能也要遭受到非议,甚至是皇上的处罚。

    明白事态的严在新半斋菜馆给余其扬压惊重性之后,生不带来朱存枢迅速安排管家,时刻注意粟建成的动向,他唯有一点不是很清楚,那就是粟建成为什么会这样做,背后是不是收取了谁的好处,他们相互之间是了解的,按说粟建成个人不会做出这等的决定。

    当然郑勋睿在西安府城得罪了不少人,特别是清理了一大批的官吏,这些官吏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在事情渐渐平息下来之后,一些人联合起来,暗中攻击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经过了近半个月的调查,朱存枢都没有摸清楚粟建成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管家邓子华进入了书房。

    “王爷,粟大人今日去了城南,在一家酒楼吃饭之后,就离开了。”

    “粟大人是和什么人吃饭的。”

    “没有其他人,粟大人独自进去,独自出来的。”

    朱存枢的神情变得很是严峻。

    “邓子华,本王的感觉很是不好,粟大人和郑大人之间没有什么仇怨,粟大人也无任何的亲眷受到影响,为什么会出此等的主意,专门去对付郑大人,这么长的时间沪生看看表说过去了,本王居然没有查到其背后之人,这件事情不简单啊。”

    “小的也有这样的感觉,刚开始以为粟大人是为了王爷,想着王爷和郑大人之间拉上关系,可是在青楼使用了*香之后,小的觉得事情不对了,粟大人显然是有着其他心思的。”

    朱存枢看着邓子华,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你认为本王该做什么样的抉择。”

    邓子华沉默了好一会,在王府之中,他是王爷最为信任的人,两人商议了很多的机密大事,这些事情都是避开了粟建成的,包括参与冤狱黑色产业链的事宜,粟建成都是不知道的。

    “王爷,小的以为,是不是可以侧面提醒一下郑大人,王爷其实没有参与到此事之中,小的总是觉得,粟大人想方设法的对付郑大人,这里面的目的不简单,恐怕是牵涉到了朝廷之中的事宜,王爷若是陷进去了,日后不好收场。”

    朱存枢点点头。

    “解铃还需系铃人,此事依旧是你出面,不要直接和周署长是朋友找郑大人,还是从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身上着手,如今他们只是到青楼去*,这不算多大的事情,就算是朝廷知晓了,最多也就是训斥一番,可若是被粟大人抓住把柄,想到其他的办法,让两人就范,那后面的事情,就真的不好收拾了,你记住,处理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干脆利落,郑大人冰雪聪明,很快就能够明白其中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