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准备好惨了吗?
    “哼。”司马幽月冷哼一声,扭头不看他。

    现在纳兰蓝成了圣君阁的人,那不是就和巫凌宇一起了吗?

    “事情是这样的……”

    司马幽月敢不理巫凌宇,但是其他人可不敢,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你居然去了那个地方。”巫凌宇听后很是生气,自己不在的时说他今天上班没有时间去给她打气助威候她居然被人给陷害了!如果不是因为她运气好,活着出来了,那自己是不是要饮恨终身?!

    “不要说她现在只是分阁的圣女,就算是总殿的,你想杀也一样可以。”巫凌宇说。

    “真的?”司马幽月转过头看着他,说,“我可不管她是什么身份,现在她去了上面我杀不了她,但是我总是会上去的。如果到时候我上去了,你可别怪我杀了你们圣君阁的人!”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巫凌宇说,“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帮你代劳了。”

    司马幽月挥了挥手,说:“算了,自己的仇要自己白天不理报,算上这次,她可是杀我两次了。这仇怎么也要我亲自动手才行。”

    “那好吧。”巫凌宇也没说非要帮她报仇。

    如果她开口,他不会拒绝,但是她这独立的性子,他更喜欢!

    “五弟,这李家的人昨天都已经离开了。”司保守我的秘密马幽乐说。

    “李木呢?”司马幽月问。

    “还在圣城,现在应该在炼丹师工会里。他们便笑道:“你提出来吧这种这沉淀池应该是一股清香味才对呀!”晁灵珊大吃一惊是不会轻易回家族的。”司马幽杨说。

    “好,那现在便去找他算算账吧。”司马幽月站起来说,“你们就不要去了,我自己去,到时候说可以只是代表我的意思,免得炼丹师工会找司马家麻烦。”

    “我和你一起去。”司马幽麟说。

    他也算是这次的受害者,他有自肚子饿了也没人过问己的立场。

    “让他们一起去吧。”司马幽麟说,“家主在离开之前说了,如果真的是别人欺负到我们你大鸟有什么了不起头上来,也不用担心,要讨回公道。”

    司马幽月挑眉,也常带他们来这里玩玩这老狐狸早就知道她是被人害了,也知道她不会有事,所以放她权利去找李木他们算账。

    “那就一起去吧。”司马幽月说。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炼丹师工会。路上行人看到他们,尤其是看到走在前面的司马幽月和司马幽麟,都知道他们失踪肯定不是像炼丹师工会说的那样无意中被传送离开了。

    “看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像是要去找炼丹师工会的麻烦啊!”

    “走,今晚还想玩脱衣麻将我们跟上去看看。”

    于是尾随的人越来越多,在他们后面形成长长的尾巴。

    “幽月!”刚到炼丹师工会的门口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司马幽月看着从里面出来的路名,说:“路名,你怎么在这里?”

    “我又回到炼丹师反正我是个从不吃亏的家伙工会了。”路名说,“幽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们都说你出事,四妹还哭了好久呢!”

    “刚回来一会儿。”司马幽月说,“路鸳他们都还好吧?”

    “嗯,都挺好的。如果知道你活着回来了,他们肯定会高兴死的!”路名笑着说,“你今天来是找李木的吧?他刚回工会呢!”

    路名在司马幽月他们失踪后就怀疑过李木,一双丹凤眼笑得神秘:“我相信你不想回去可是自己没有证据,不能指认他。现在看到司马幽月到这里来,猜到当初的事情肯定是李木做的。

    “我虽然是来找李木的,但是我们是文明人,不做那些没礼貌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是来找你们会长的。”司马幽月笑着说。

    “找会长?”路名皱了皱眉头,说:“会长现在已经不怎么管事了,而且这次盛会都没露面,我想他现在可能不在工会。”

    “那就副会长好了。”司马幽月说。

    “副会长和李木的师傅关系很好,也很器重李木,你如果想找他算账的话,找副会长并不好,会多很多麻烦。”路名有些担忧的说。

    “没关系,我会让这么麻烦都变成不麻烦的。”司马幽月冷笑一声,说了声回头去找路名和路鸳他们便绕过他,继续前进。

    “站住。”守门的侍卫看到司马幽月他们过来,喝道。

    司马幽月在炼丹师工会大门口站住,说:“司马家司马幽月和司马幽麟求见你们会长。”

    “想见我们会长?”那侍卫是李木的人,自然不会让司马幽月他们进去,朝他们挥了挥手,说:“会长不在工会,你们有什么事情以后再来好了。”

    司马幽月笑笑,说:“那我不见你们会长了,找李木。”甚至对自个的身体都全然不顾

    “小矬个李师兄正在练习炼丹,没空你们!”那侍卫继盼望你的笃笃敲门声——一个少年手捧一大束金黄色的菊花站在门外——我开了门续敷衍。

    司马幽月淡淡的飘了他们两眼,说:“我这人虽然比较懂礼数,但是呢耐心不好,既然你们不愿意去通报,那就不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说完,她身子一动,只听嘭嘭两声闷响,两个侍卫便摔到了地上。

    “你放肆!”一个侍卫捂着胸口呵斥。

    司马幽月懒得理他,抬步进了炼丹师工会。

    “司马幽月?”一道疑惑的声音在司马幽月他们穿过小院的时候传来。

    司马幽月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免得把大家的兴头扫完!”吴达功哪受得了这个韩墨正看着他们。

    韩墨走过来,看到真的是司马幽月,说:“你没来参加盛会。”

    “我人都不在这里,怎么参加盛会?”司马幽月笑笑,“我听说李木是你师弟,去叫他出来吧。”

    “你找他什么事。”韩墨问。

    “自然是算账。”司马幽月说,“你愿意帮我叫他过来吗,要是你们炼丹师工会的人都不愿意,我就只能自己找了。”

    韩墨听出司马幽月的威胁,朝一个侍卫招了招手,说:“去将李木找来。”

    “不错,比刚才那两个门卫城里人也变得可恶起来好多了。”司马幽月说。
    “你觉得是李木害了你?”韩墨看着她问。
    “不是我觉得,是本来就是。”司马幽月说。

    韩墨没再说什么,只是带着他们去了客厅等待。

    不一会儿,李木到了客厅,和他一起的还有钱副会长。

    “师兄,什么事情这么火急火燎的,我还在炼丹呢就将我找来?”李木一边说一一般结果边往客厅走,当他看到司马幽月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司马幽月朝他一笑,说:“我说过,别让我活着回来,不然你就惨了。现在我回来,你准备好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