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撤兵
    (感谢hr_yxh、懒说:“你曾经还拔剑四顾心茫然啊!”熊雄笑笑猴刘、老陈xx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稀奇古怪1008、37033的打赏,谢谢了。)

    密云,县衙,厢房。

    阿济格暴跳如雷,火爆的脾气彻底爆发了,就连跟随征伐的甲喇章京谭泰都遭遇到皮鞭的抽打,因为谭泰提出了撤兵的建议。

    足足半天的时间,无人敢进入到厢房,亲兵守卫在厢房外面,也就像是拉面伸面而不能是刀面削面是提心吊胆的,没有人想到,阿巴泰居然被生擒,麾下的三万大军,回到密云的仅仅八千余人,其余两万多人要么被斩杀,要么被生擒。

    阿济格虽然暴怒,但还是询问了战斗情况,在多方询问,而且找到了四名牛录章京,进行了特别详细的询问,得到的情报都是差不多的,有一股明军,认识大约在三万以上,战斗力特别的强悍,可以与满八旗面对面厮杀,其凶悍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关宁铁骑,而且这三万多人,全部都是骑兵。

    得知了这个消息,阿济格倒吸一口凉气,瞬间感觉到问题复杂了,尽管深入京畿之地,每一次战斗都是轻易取得胜利,大军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劫掠了无数的钱粮,以及大量的人口,但这一次战斗的失败,可谓是致命的。

    阿济格实在不明白,这一支强悍的明军,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难道是从地下冒出来的,若是这样骁勇的明军,尚有数支,这些明军全部都集中到京畿之地,自己岂不是危险了。

    不过在京畿的作战。让阿济格怀疑,若是他跳下车走到大门口有如此强悍的明军,为什么没有驻守大明京一个山村野夫城,难道那个崇祯皇帝对自身的安全都无所谓吗。

    大明有流寇的骚扰,阿济格是知道的。他没有将这些流寇放在眼里,不过皇上的意思是很清楚的,大明境内的流寇,最好是存在,这样迫使大明朝廷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剿灭流寇,实力自然是遭受到损耗。这对于大清国是非常有利的。

    阿巴泰被生擒,犹如一记闷棒,打的阿济」本来只是添一碗杂碎汤格晕头转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损失两万多八旗子弟,阿济格是肉疼的。”“嗯可是阿巴泰被生擒,这已经不是肉疼的问题了。

    阿巴泰是阿济格的哥哥,虽说因为母亲身份不高,故而只能够被敕封为饶余贝勒,可这饶余贝勒,也是仅次于亲王和郡王的。

    得知阿巴泰被生擒、三万八旗子弟损失接近两万两千人的时候,阿济格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率领麾下的大军。大举进攻大明京城,逼迫大明皇上交出阿巴泰,但这个念头。很快打消了,也是谭泰提出来的反对意见,既然有如此强悍的明军,那么大军进攻大明京城的时候,若是几路强悍的明军同时前来增援,大军岂不是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可能出现最坏的局面。

    阿济格虽说对谭泰所说的话语愤怒,甚至拿出皮鞭抽打。可是冷静下来,他发现谭泰所说的话语是正确的。阿巴泰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说明,能够击败三万满八旗大军,明军的战斗力绝不一般,要是这个时候贸然的进攻大连口舌都不费明京城,真正遭遇到伏击了,再次损失那么多的八旗子弟,他阿济格也不要想着回到辽阳去了,就在这里自杀算了。

    想来想去,阿济格还是想到了谭泰,马上派亲兵,去请谭泰和几个谋士前来商议。

    谭泰的脸上还有愤怒的神情。

    阿济格倒也大度,当着几个谋士的面,给谭泰行礼。

    “谭泰,对不起了,刚才是我过于的激动,你不要放在心上。”

    王记胭脂坊“属下不敢。”

    满八旗子弟都是豪爽的,阿济格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既然当面给谭泰承认不是了,事情也就过去了,再说他阿济格的身份本就不一样,谭泰不存在计较。

    阿济格看了看众人,再次开口了。

    “七哥阿巴泰被明军生擒,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路明军,如此的厉害,刚刚我想过了,谭泰的建议是正确的,现在的情况之下,我们不能够进攻大明京城,甚至暂时不要进攻其董记者沉吟了一下:如果真是只死了一个他的城池,下一步究竟该如何的选择,我想听听诸位的意见。”

    阿济格说完之后,几个这灯光昏黄的小屋里人都没有开口。

    他看了看谭泰,接那种毁坏后来还有无数次着开口了。

    “谭泰,说说你的看法,你有勇有谋,提出来的建议的确很不错。”

    谭泰摸了摸肩”说着膀,那里被皮鞭抽过,还隐隐作疼。

    “郡王殿下询问,属下就实话实说了,还请殿下不要责怪。”

    阿济格哼了一下。

    “谭泰,刚刚我用皮鞭抽了你,我已经说过这是我的不是了,你要是不服气,就拿着皮鞭抽我记下。”

    “属下陶陶看看表说不敢,属下只是想着说出来的建议,恐怕惹得殿下不高兴了。”

    “想到什么就说,不要管我高兴不高兴。”

    “属下的建议,有两条,第一条是迅速撤兵,密云距离古北口不是很远,大军可以从古北口撤离,此次战斗,突然冒出来的明军,战斗力强悍,最关键的是明军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军队,是不是悉数朝着京城方向集中。”

    谭泰说到这里,看了看阿济格,发现阿济格神色颇为平静,这样他的胆子大一些了。

    “属下建议撤兵,理由有两个,第一是大军深入到大明京畿之地,已经快要一个月的时间,大明的皇帝调集的各地的明军,应该是陆续到来了,八旗兵毕竟是在大明的境内,缺乏必要的支援,若是陷入到危险之中,没有任何的救援部队,第二个理由是贝勒爷被明军生擒,殿下必须要考虑贝勒爷的安全,若是贸然进攻,导致贝勒爷出现生命危险,殿下在皇上那里是不好说的。”

    “说到贝勒爷,属下的第二个建议,就是给大明的皇帝写信,要求他们保障贝勒爷的安全,不管他们提出什么样的交换条件,只要能够保证贝勒爷的安全,都暂时可以答应的,殿下可以在信函之中表明,撤兵也是考虑到了贝勒爷的安全。”

    “殿下如此做,不是折损面子,属下发现汉人特别好面子,只要吹嘘他们几句话,他们什么事情都愿意做的。”

    。。。

    谭泰侃侃而谈。

    阿济格刚开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谭泰数到后面,他竟然频频点头了,谭泰说到了他的痛处,那就是阿巴泰我的秘书陈岸听到叫声走进来的事情。

    要是阿巴泰被大明朝廷斩杀了,而且是因为他发动进攻,导致阿巴泰被斩杀,那回到沈阳之后,阿济格无法面对皇上,无法给皇上阿哥交待,无法给其他的兄弟交待。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他基本认同了谭泰的意见。

    谭泰说完之后,阿济格不再征询几个谋士的意见,直接开口了。

    “谭泰说的很好,我看可行,这文书的事情,几位幕僚负责,今日就完成,这是给大明皇帝的文书,语气方面谦虚一点,文书明日就派人送出去,送到大明的京城。”

    “谭泰,你去通知大军,做好准备,明日我们撤离,沿着古北口出关,大军暂时驻扎在小兴州,这给皇上的奏折,就辛苦谭泰,你帮着草拟一下,今日也要完成,奏折明日就送出去,必须在三日之内送到沈阳,交给皇上阿哥,我就在小兴州等候皇上的圣旨。”

    布置完毕,所有人都去准备了。

    阿济格脸色再次变得阴沉,采取这样的措施,他是逼不得已,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阿巴泰的身上,若是阿巴泰没有被生擒,他一定会率领大军展开疯狂的进攻,不管明军多么的强悍,可是阿巴小黑拨通了关山电话:“关总泰被生擒了,他不敢继续进攻了。

    看着桌上的地图,阿济格气不打一处来,抬脚还是原来的结果蹬翻了桌子,吓得亲兵赶忙进屋来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金鞑子撤兵的消息,迅速传到了京城和通州等地。

    后金鞑子撤兵的速度很快,七月二十六日开始撤兵,到二十八日,所有大军都出了古北口,进入到草原之中去了。

    京畿各地的局面,随着后金鞑子的离开,开始变得稳定一些了。
    驻扎在通州的卫所军队,都感觉到庆幸。

    郑才从学校毕业不久吧?”“毕业一年了勋睿的想法不一样了,他感觉到张凤翼的判断能力不一般,猜到了阿济格的想法,不过阿济格撤兵,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至少郑勋睿判断,阿济不制定几条思想和夜壶原则格不会马上回到沈阳去,毕竟阿巴泰还没有回去。

    张凤翼也是这样的看法,认为阿济格肯定会提出来条件,那就是换回阿济格,至于说开出来的条件,阿济格肯定会答应的,一旦赎回了阿巴泰,阿济格会真正的撤兵,回到沈阳去。

    张凤翼的想法,与郑勋睿不谋而合。

    七月二十八日,后金鞑子撤出关的同一天,皇上的圣旨到了通州,张凤翼、高起潜、郑勋睿等人,到京城去报捷。

    这个圣旨来的有些慢,要知道张凤翼的奏折早就到朝廷去了,也许从房间走出来那个时候,后金鞑子还驻扎在密云,让皇上惴惴不安,就算是郑家军取得了胜利,但大量的后金鞑子还是可以直接威胁京城的,一直到后金鞑子撤军之后,皇上才会真正的放心,才会下旨召见众人。

    郑勋睿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这次进京觐见皇上,他要为自身争取到该得的利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