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招人(二)
    狂化后的王某动作更快,力量更大,出招更猛,这让已经连续战了好多场的幽月应付起来也有些吃力。

    可是,那也紧紧只是吃力而已。

    十分钟后,司马幽月抓住机会,一拳打到了王某的胸口,直接将他打倒在地,接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卸掉了他的双腿,让他无法站立起来,接着再在打斗的时候卸掉了他的双手。

    至此,胜负已见分晓。

    司马幽月用金属性凝出长剑抵在他的喉咙上,只要进去一分,王某必定命丧当场!

    “你输了。”
    <“我领导不了严老八br />王某直直地盯着她,沉默了一分钟,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

    “我会遵守约定。”他说。

    司马幽月散掉灵力,来到他身边蹲下,抓住他的手脚,将四肢全接了回去,然后又拿出丹药给他吃下。

    “你们上来扶他下去。”司马幽月对下面的胡杨说。

    “司月,你直接将他扔下来不就得了。”大胡子吹着哨子说。

    “那是对待敌人的做法。他现在是自己人。”司马幽月说。

    胡杨愣了一下,随即跳上来,将王某扶了下去。

    司马幽月拿出丹药吃下,连给洪家关贺龙纪念馆捐1500元着这场,她已经战了十二场了,杀了三人,收了九人,而且他们还都是十场王以上的。

    “还有人要上来的吗?”她看着下面的人。

    连十七场王都被打败了,其他人谁还敢说自己能打得过她?

    过了几分钟都没有人上来,司马幽月想了想,又拿出一堆上品晶石。

    “码加到三千。想要的,可以来试试。”

    依然没有人上来。

    “看来没有人能愿意上去了。”毕生说,“不过也是,她这么强的战斗力,每一次胜的都是高手,其他人自然不敢上去。”

    “那月月可就招不到人了。”小七说。

    “老大,既然你也累了,剩下的八场就由我来吧。”毕生对司马幽月说。

    司马幽月看着毕生,点点头,说:“好。”

    她飞到二楼,同时毕生来到擂台上。

    毕生并没有戴手环,所以一些新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厉害。

    可是对于以前的那些人,看到谷地轰雀毕生上来的时候便沉默了。

    “老毕,你也是跟着她了?”

    “老毕不才,愿赌服输。”毕生说,“剩下的八场就由我来应战。我想,这些晶石我也可以处理的。”

    “下面的规矩你定。”司马幽月无条件放权。

    毕生朝司马幽月拱了拱手,然后对其他人说,“有人愿意来和我一战吗?”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长相阴柔的男子跳了上来,正是之前问问题的那个。

    “司徒晟,一直想找毕爷领教一下。”司徒晟说。

    “司徒晟,多年前的十四场王,我记得你。”毕生说,“你可愿意遵守我们的规矩?”
    “虽然不喜欢这种一场比赛她似乎要把我们往里边请定未来的事情,但是如果只有这样才但是彪哥说:“我挣的钱都是你的能和你比一场的话,那我也只有认了!”司徒晟说完,朝毕生攻了过去。
    <急急过了桥去又掀了桥板br />司马幽月刚才打了我就根本不喜欢农村那么久,现在歇下来,还真有些累。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毕生了,我进去调息一下。”她对三人说道。

    “去吧月月,我们在这里给你守着。”小七朝她挥挥手说。

    司马幽月来到屋子里,开始调息,等她再次睁眼的时候,下面的比试已经接近尾声。

    “月月,杀了一个,招了六个。现在还剩一个在打。”小七见她过来,给她报备成绩。

    司马幽月看了一眼那些人,司徒晟俄语又忘得一干二净果然已经在里面了。

    “老毕的实力果然不错。”司马幽月看他战了这么多场依然不显疲惫,赞叹道。

    “老大,老毕体内的毒现在怎么样?”丰恺问。

    “我白天的时候给他检查了一下,有点棘手,但是不是无解。”司马幽月说,“不过在离开血煞城之前就得解决。他的现在的情况不”wWw:xiabook.com下/书他不得已才跳江落水/网第69章面朝大海(2)“爸允许他离开这里。”

    “谢谢帮会的活动是比较隐秘的老大。”

    “谢什么,他现在也是自己人了!想要他出力,自然要给他好的身体。”司如果有可能马幽月说。

    “要打完了。”小七说。

    司马幽月他们望下去,正好看到对方认输。

    自此,今晚二十场比赛完全结束。

    这时候血场的人才出来,宣布今晚的比赛结束。

    “明天小七会出马,想要看的,想要挑战的,不要错过了。顺便说一句,明天的砝码也会增加。”毕生说完,转身下了擂台,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来的时候五个人,回去的时候二十一个人。
    此时已经是清晨,空气还带着微凉,东方的天空已经泛白,一缕阳光穿破云层照射下来,照亮了前面的路。

    回到毕生客栈,司马幽月对他们挨个进行了了解。

    “既然你们现在是我的人了,那以后自然是要听我的。作为自己人,我也不会亏待你们。”司马幽月说。

    “我想知道,你招我们有什么目的?”

    “很简单,我组建了一个势力,需要人手。而你们,他都会到马达家给马达母亲送一千块钱、吃一顿馄饨刚好是我的最佳人选。”司马幽月说。

    “为什么,我们都是有仇在身的。你找我们,可是想过这个?”司徒晟问。

    “自然想过。”司马幽月说,“实话给你们说,我组建势力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所以我需要一批亡命之徒。”

    而他们,正好是这样的人。

    大家听到她这话,脸色一变。

    “你们放心,我是为了报仇,而不是为了让你们送死。所以不会现在就让你们去杀人的。”司马幽月说,“我会给你们丹药、灵器、灵兽等等需要的东西,让你们强大自己,等我们有足够的把握了,才会去行动。而且,我还会给你们想要的正大光明的说生活。你们的那些仇家,一个人或许觉得很强大,但是如果大家团结在一起,他们也就不足为惧了。你们可以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众人沉默。

    “你们现在已经上了这条船,想要下去是不可能的。不过你们可以慢慢消化这个事情,权衡利弊。史辰,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剩下的情况你们来给他们说。”

    “好的老大。”

    “希望我出来的时候,你们已经想通了。”说完,司马幽月转身上楼,去给水清漫调理身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