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好的办法
    敲山震虎的作用起效了,作为满人权贵的核心层,代善、多尔衮、多铎以及阿济格等人,这一次是真正低下头了,多尔衮、多铎和阿济格等人先后败给郑勋睿和郑家军,他们已经缺乏了挺直腰背的底气和资本,至于说代善,早就在皇太极心狠手辣的手腕之中折服,豪格是皇太极的儿英芝只是自己在心里盘算着怎么能早些盖好房子子,忠心不用说,济尔哈朗也一直是忠于皇太极的。

    “文程,说说你侦查到的情报,让大家来判断。”

    皇太极马上转移了话题,敲山震虎是必要的,但不能够沉湎其中,还是要拿出来具体的应对办法,这样才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和树立起来权威,仅仅靠着皇位的震慑是不行的,满人权贵不同于汉人,汉人接受了儒家思想的熏陶,骨子里是有着忠君思想的,满人权贵崇尚的是武力,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算数。

    范文程面容平静,但内心是高兴的,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在暗地里搜集大明朝廷的情报,搜集的重点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大明京城的情报,一部分就是漕运总督郑勋睿的情报了,尽管他先前提出的皇太极可以假装俯首称臣,让大明朝廷内讧的建议,从某种程度上面遭遇了否决,但范文程认为这个建议还是可行的,而且是目前对付大明朝廷和郑勋睿最好的办法。

    基于这个目的,范文程一直没有放松对情报的收集,他通过方方面面,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大清国想着收集大明朝廷乃至于郑勋睿的情况,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所有目光都看向范文程的时候,范文程慢慢开口了。

    “皇上。奴才主要搜集到三个情报,都是和大明的漕运总督郑勋睿有关系的。”

    或许是遭遇到了痛击,有了切肤之痛。多尔衮的眼神显得特别犀利,以前的他对这些所谓的情报。是没有一点点兴趣的,多尔衮的态度感染了多铎和阿济格等人,他们也很安静,看着范文程,想知道范文程究竟弄到了哪些有价值的情报。

    “第一,大明崇祯皇帝敕封郑勋睿为太子太保,让郑勋睿成为大明为数不多的从一品的官员,以郑勋睿二十四年的年纪。可谓是大明朝廷之中的第一人了。”
    其他人对于这个情报不以为意,这算什么,但是多尔衮的眼神变得更加专注。
    “第二,恭顺王孔有德和怀顺王耿仲明,悉数被大明朝廷凌迟处死,其首级传檄九边,据说郑勋睿提出过不同之意见,认为孔有德应该瞬间之前还没有处死,但耿仲明应该要赦免。”

    “第三,郑勋睿立下了很大的战功。但大明京城有不同的声音,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郑勋睿率领的郑家军。在保定取得作战胜利之后,没有遵照圣旨的要求直接开赴延庆州,而是转道进入到了河间府,此举被认为是狂傲,不服从皇上和朝廷的调遣,其二是郑勋睿在青县设置好了埋伏,在已经获得两次大的胜利之后,没有能够坚持下来,在满八旗将士的威胁之下。主动撤离了青县,丧失了大好战机。此举可谓是惧怕满八旗。”

    范文程说到这里的时候,皇太极和多尔衮的脸色都是凝重的。

    多铎有些忍不住了开口了。

    “大明的那个崇祯皇帝。就应该好好的惩罚这个郑勋睿,郑勋睿要是按照崇祯皇帝的圣旨来办,我大清国也不会遭受如此重大的损失了。”

    多尔衮沉着脸开口了。
    “十五弟,老范尚未说完,不要插话。”

    多铎吃惊的看着多尔衮,他与多尔衮的关系是最为要好的,想不到这个时候,多尔衮居然在帮着范文程这个汉人说话。

    上首的皇太极,眼睛里面闪现一丝笑容。

    范文程清理了一下嗓子,继续开口了。

    “奴才还侦查到其他方面的一些情报,这些情报并非是此次战斗引发的,而是早就存在的,同样是有关郑勋睿的。”

    “大明内阁之中,内阁大臣钱士升与侯询两人,对郑勋睿的意见很大,究其原因,就是郑勋睿排斥东林党人,而且与东林党人格格不入,郑勋睿出任漕运总督之后,在淮北大肆清理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让钱士升和侯询等人很不高兴,而且郑勋他这一去睿和侯询两人之间还有过直接的冲突,侯询的儿子侯方域曾经因为诽谤郑勋睿的事宜,遭遇到郑勋睿的惩处。”

    “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你死我活。”

    “东林党人在大明朝廷之中的影响巨大,可以说是朝廷之中最大的力量之一段德昌个人的职务也下降了一级,偏偏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矛盾尖锐。”

    。。。
    大姚在家长会上曾这样控诉说:“我们也经常提醒姚子涵注意休息
    范文程说完之后,大殿之内稍稍沉默了一下。

    首先开口的是多尔衮。

    “老范,你说出来的这些情况非常重要可否分析一下,我们能够从这些情报之中获得什么样的信息,明白一些什么事情。”

    范文程对着多尔衮抱拳。

    “奴才尊睿亲王钧令,奴才的分析有三点。”

    “第一点,是关于郑勋睿被敕封为太子太保,此举看上去很是不错了,不过依照郑勋睿和郑家军的功劳,这样的赏赐看上去很是寒暄,且郑勋睿提出对耿仲明的处理建议,没有获得崇祯皇帝的同意,这些事情可以看出来,崇祯皇帝对郑勋睿根本不信任,甚至可以说是猜忌,担心郑勋睿和郑家军的力量过于的强大。”

    “第二点,郑勋睿指挥郑家军,取得了作战的胜利,站在公允的角度说,刚刚豫亲王也分析了,其实郑勋睿的战术布置是完全正确的,也正是这样,此番我满八旗和汉军遭遇到损失,若是郑勋睿按照圣旨去做,大军不会有如此的损失,奴才相信大明朝廷之中有人能够分析出来,认为郑勋睿指挥的确是高人一等的,但不利于郑勋睿的传闻还是出现了,奴才分析,不仅仅是大明的崇祯皇帝,大明朝廷之中也有人对郑勋睿恨之入骨。”

    “第三点,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矛盾公开尖锐,只是因为大明朝廷面临很多其他的事情,这里面的矛盾没有彻我想学一学心理咨询底爆发出来,一旦大明朝廷内部的局势变得稳定了,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矛盾一定会爆发,郑勋睿虽然厉害,可东林党人人多势众,在大明朝廷之中掌控了权力,奴才相信郑勋睿和东林党人之间的内讧没她一定是惨烈的。”

    范文程说完之后,多尔衮连连点头,就连代善和多铎也跟着点头。

    至于说皇太极、豪格与济尔哈朗,他们早就知道这些事宜了。

    皇太极开口了。

    “文程的分析,”“算了你们都听了,有什么看法。”

    多尔衮看了看皇太极,看了看众人,还是首先开口了。

    “皇兄,臣弟以为,范大人弄到的这些情报是很关键的,至于说下一步应该如何做,还是应该让范大人来说。”

    多尔衮对范文程称呼的改变,让皇太极很是满意。

    “也好,文程,你就不为所动说说你是如何考虑看上去像一根黄瓜的。”

    范文程抱拳行礼之后,再次开口了。

    “皇上,奴才以为,我大清国可以坐山观虎斗,接着这个时机好好的修养生息。”

    “奴才前面分析过,一旦大明朝廷内部稳定下来,郑勋睿与东林党人的矛盾一定会爆发,奴才甚至估计,郑勋睿和大明崇祯皇帝之间的矛盾也会显露出来。”

    一直没有开口的代善,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了。

    “范大人,你的分析是不错的,不过你如何能够保证东林党人和郑勋睿之间就会爆发矛盾,他们相互之间就会内斗,至于说大明的崇祯皇帝,我倒是认为,为了大明的天下,崇祯皇帝就算是想动手,也会有顾虑,要不然早特别是在你本来没资格得到它的时候就动手了,只要我大清国尚在只和骆明在一块儿……我们这儿去年还发生过一起绑架的事儿辽东,崇祯皇帝就不会动手。”

    其他人纷纷点头。

    “礼亲王说的是,奴才也专门分析过,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可能难以真正发生冲突,毕竟郑勋睿在淮安,大部分的东林党人都在京城,或者是南京苏州等地,不过奴才也想到了一个办法,让东林党人与郑勋睿之间产生直接的冲突。”

    范文程说到了最为关键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高度集中了。

    “奴才仔细研究过东林党人,发现他们是士大夫、读书人和商贾组成的,而且背后的主要力量就是士大夫和商贾,士大夫不用说,商贾能够拿出钱粮来维持东林书院,不过这一情况在淮北不存在,淮北的东林书院被清除,郑勋睿就是从商贾的身上做文章的。”
    <我娘爱吃西红柿br />“无商不奸,商贾重利轻义,而且每个僧的后面都有一些主持、方丈之类的实力派撑腰奴才认为可以从大明的商贾身上做文章,让他们从中挑拨,导致郑勋睿和东林党人之间大规模的争斗。”

    “我大清国只要从商贸方面出发,笼络一部分的商贾,就能够挑起他们的斗争。特来谢恩”

    。。。

    皇太极面带微笑开口了。

    “文程的这个建议很不错,汉人之间的内讧是很厉害的,朕看就从这个方面出发,让大明朝廷去内斗,此事就由文程直接负责,需要开销的钱粮,朝廷提供。”

    说完这句话,皇太极的脸色再次严肃了。

    “这几次战斗教训深刻,满八旗损失颇大,朕看不能够仅仅依靠满八旗,有必要成立蒙八旗和汗八旗了,如此今后的战斗,我大清国才能够融合各方面的力量。”

    大政殿再次变得安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