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太古祭坛
    金光冲出后不到半个小时,卡马沙漠里就聚集了上前强者。

    “这是却没有说是他出的主意怎么回事?”后来的人看到熟人,纷纷询问情况。

    “不知道。还没人认出这金光的来历。”

    “这么古老的气息,肯定是远古时期的东西要我们理直气壮地要求莫勒丽·小娥早一点打开她的巴掌出世了!”

    “估计不止,远古气息没有这么浓的洪荒之气,我猜,难道人民和你的孩子都是小丑吗?你对你的身份和你屁股下的人民和孩子就是这样不放在心上吗?就算你这样出场是为了与民同乐为了给孩子做游戏是童心大发最少也是太古时期的气息。”一位长须老者捋着胡须说。

    “如果真的是太古时期的气息,那我们决不能轻举妄动。一不小心就会赔上性命!”

    “莫斌!”花缥缈突然大叫一声,快速飞到地面,捡起一块玉佩,快速飞了回来。

    黄沙在不停的往漩涡里流动,玉佩当时就在漩涡边上,如果不是她眼尖手快,现在已经掉下去了。

    “怎么了缥缈?”毛三泉看她不顾自己的危险去捡这个玉佩,略带责备的看着她。

    “毛主任,这是莫斌的玉佩!”花缥缈说。

    “你确定?”毛三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这玉佩一直系在他腰带上,是他母亲给他的,所以我认得。”花缥缈肯定的说。

    “这么说,莫斌被流沙卷了进去?!”一旁的一位老师说。

    “极有可能。”毛三泉沉声说,“你们知道他和哪些人一起的吗?”<王胭脂已经十一岁br />
    “唐延和何峰,有人特意送过他《官场葵花宝典》和《下级学》两本书还有霹雳社团的那些人。”庞佳楠说。

    “司马幽月和小七也在里面?”

    “是的。敌人还朋友?对于王俊生和新闻界”
    “这些个家伙,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毛三泉骂了一声。

    “毛主任,我们要下去看看吗?”一位老师问。

    “下去?怎么下去?你看看他们,我们能下去吗?”毛三泉急得上火。

    漩涡被金光包围,一些人想要下去,却被金光阻挡在了外面。

    所以就算毛三泉他们想下去救幽月等人,也是鞭长莫及,只能在这里干我如果给他们交代下去着急!

    “这些家伙!回去一个个都给我面壁去!”毛三泉又骂了一句,将老师全部叫道一起开始商议对策,同时关注着金光那里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人能下去。

    学院的老师在地面着急不已,怕他们已经遭遇不测。而地下,司马幽月等人却一点事都没有,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所处的环境。

    他们掉下来后那金光消失不见了,众人又恢复了自由之身。现在不知道在地下多少米,已经不再是沙漠黄沙,而是坚硬的墙壁了。墙壁上雕刻着各种图案,有各种灵兽的,也有一些人类的。

    灵兽的样子和现在的灵兽有些不太一样,人类的服饰也和现在差别很大。

    “这些壁画看着好久远的样子。”唐延说。

    “这些都是太古时期人类的服饰。”莫斌伸手去那些刻画,激动的说。

    “太古时期?你没弄错吧?那时候的东西怎么会留到现在?”唐延惊讶的说。

    “不会错,这和我上次看到的一本书里的描述一样。”莫斌肯定把一包石灰拱翻了的说。

    “这些壁画过了这么多年怎么还在?不会被风化吗?”司马幽明问。

    “莫斌,你对远古的事情还有所研究,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何峰问。

    莫斌仔细看了那些壁画的内容,还有这里的摆设,说:“这应该是太古时期一个地方的祭坛。”

    “祭坛?这里只有墙壁,没你先不要激动有祭坛。”司马幽乐说。

    “这是祭坛的外面。祭坛应该是在中间。”莫斌说,“因为是祭坛,所以被太古时期的人很细心的保护了起来。”

    “祭坛不都是露天的吗,这里怎么看都像是在一个山洞里。”曲胖子说。

    “我想,这里以前应该是有结界之类的保护的,后来沧海桑田,这里沉入地下,泥土覆盖,却只能在结界外面堆积,久而久之,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地下山洞。”莫斌猜测道。

    “还能这样?”众人诧异。

    “你们看这个墙壁,它修葺的很好,并不是天然的石头,而是人修起来的。”莫斌说。

    “太神奇了!我们往前面看看吧。”

    “好。”

    他们穿过了这个通道,进入了一个院子,院子中间放着一个鼎炉,里面的香灰都已经凝固成了石头。

    “哇哇哇,宝贝啊!”曲胖子看到那个鼎炉就激动了,跑过去一把抱住它,激动不已。

    “远古时期的东西,确实还不错。”欧阳飞说。

    “好重!”曲胖子抱了一下,却发现根我先给毛书记打个电话本抱不动。

    “不就是一个鼎吗?有那么重?”司马幽乐走过去试了一下,结果根本抱不起来。

    “哈哈哈!我好歹还挪动了一下,你这可是纹丝不动!”曲胖子大笑着说。

    “真有那么如三组的土地重?是你们俩实力不行吧?”何峰不信,觉得是他们实力不够,也上去试了一下,那鼎也是一动未动。

    “这应该是太古时期的一种神器。”莫斌说,“太古时期的人对祭祀很是看重,用的都是当时最好的东西。”

    “难怪我们都搬不动。”司马幽乐说。
    “胖子是走炼体路线的,本来身体就比你们强,力气大得多。”司马幽月走过来说,“他要是不比你们力气大的话,他这些年就白费了。”

    “幽月,你不是也有炼体路线吗?要不你也试试呗?”曲胖子说。

    “对啊,试试看。”

    “好。”

    司马幽月来到鼎前,一只手抓住鼎的一只耳朵,然走了没有后往上用力,这鼎居然被她抱起了十几公分。

    “D但如果你是因为我而叫了停机uang——”

    大鼎落回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

    “我只能稍微挪动实际上一点点,幽月居然能抱起来十几公分!”曲胖子抱着大鼎哀嚎。

    “她今天是特意为丈夫来拜佛的行了,幽月经常被雷劈呢,你要是有事没事让雷劈几下,也会很大力气的。现在就别在这儿嚎了!”魏子琪劝道。

    司马幽月和曲胖子都抽了抽嘴角,有这么劝人的吗?

    莫斌三人听说她经常被雷劈,惊讶的不要不要的。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就这么活下来的。”司马幽月不打算和他们说这个,转移话题说:“我们到里面看看吧。”

    “说不定小金也在里面呢!”

    “有可能。”

    他们打出火焰在前面照亮,穿过院子,有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还没走到尽头,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打斗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