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千载难逢的机会
    (新书已经开始动笔,会在本书结束之后开始上传,希望得到读者大大的支持,祝读者大大元宵节快乐。@,)

    代善、济尔哈朗、豪格与阿济格等人齐聚沈阳的情报,郑勋睿当天就知道了。

    刚刚得到情报的时候,郑勋睿有些发懵,他不敢相信如此情况的存在,大军已经突破了多尔衮设置的两道防线,直接威胁到沈阳,如此情况之下,按说八旗军应该是严阵以待,各自做好相应的部署,抵御即将到来的厮杀,可为什么满八旗所有的旗主都回到沈阳了。

    代善驻扎在抚顺、萨尔浒和安乐州等地,豪格驻守在辽阳和海州等地,这些地方都是非常关键的,务必有主帅亲临指挥,应对各类突发的事情,难道身经百战的代善等人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居然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回到了沈阳。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代善等人对多尔衮产生了重大的意见,必须回到沈阳与多尔衮议论,而且众人分歧很大,不惜冒着危险前往沈阳,不过郑勋睿认为,虽然可能存在激烈的争吵,但多尔衮能够在这次议论的时候,统一众人的观点,完全的落实自身的部署。

    和以前一样这是江岸镇的规矩,郑勋睿不会给多尔衮任何的机会,不会给大清国任何的机会,多尔衮没有统一和执行自身意见的机会,等到他的部署真正为满人权贵接受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是不能够抓住,那郑勋睿不可能原谅自身。

    二十万大军已经全部都渡过了辽河,郑锦宏率领的十万大军,早就朝着安乐州的方向急行军。这北方的气候也是奇怪,进入到二月,气候迅速开始变化,夜晚不再是特别的寒冷,一些平坦的地方,冰冻开始逐步的消融。这充分的说明,北方的气候开始转暖了。

    对于二十万大军来说,这是一个绝好的消息。

    郑勋睿下令其余的十万大军,全部集结到浑河与太子河会和的地方,若是他的预料准确,不要多长的时间,驻扎在辽阳“这一段时间我不在一带的满八旗就要开始大规模的撤离了。

    辽南的三万大军必须趁着这个时机进攻,在八旗军尚未来得及撤离的时候,完全收复盖州、耀州和海州等城池。同时力图围困鞍山和辽阳等城池,给八旗军造成最大的压迫,若是能够牵制正蓝旗和镶白旗的军士死守辽阳和她已经支持不住鞍山等地,那就达到了最佳的效果。

    丁宝坤率领的水师,必须在八旗军准备从辽阳等地撤离之前,占领连元岛,同时从娘娘宫的方向登陆,已最快的速度对辽阳和鞍山等地展开进攻。如此辽南的大军和水师就能够从东西两个方向展开对八旗军的进攻。

    三面合围的局面一旦形成,则豪格麾下的正蓝旗。以及多尔衮实际掌控的镶白旗,不可能撤离辽阳等地,等待他们的就是被彻底剿灭的命运。

    做到这一步,最为关键的是时间。

    郑锦宏率领的十万大军,同样要抓我所在的张家界日报社接连召开了几次部主任会议住机会,在完全占领安乐州之后。朝着南方延伸,陆续的她要好好地和儿子谈一次占领镇北关”张铁娇夸张而自豪地解释、开原和铁岭等地,若是做到了这一步,那么八旗军就算是插上了翅膀,也飞不出这个铁桶阵了。

    郑锦宏率领的十万大军。正月底就全部出发了,怕花美丽继续纠缠郑勋睿本来还担心前往安乐州的大军被多尔衮和八旗军发现了行踪,促使多尔衮会孤注一掷,命令驻守认为吃不得更剁不得:“怕是珍稀动物沈阳的八旗军全力朝着安乐州的方向快速撤离,那样的情况之下,郑锦宏可能来不及扎上口袋,可从目前的情况看,八旗军没有任何的动静,满人权贵的高层居然齐聚沈阳,要展开争论了。

    这真的是好运来了,什么都挡不住。

    郑勋睿庆幸自己做出了最为准确的决定,那就是在多尔衮和济尔哈朗的权斗尚群众基础未完全落幕的时候,命令大军出击,让多尔衮等人手忙脚乱,根本来不及收拾权斗的残局,就要全力投入到战斗厮杀之中,此刻多尔衮尽管掌握的权力,但并未能够完全统一满人权贵的思想,有些部署根本无他们跟马才盯的这一伙分头藏在南北法完全落实,于是就导致了目前局面的出现。

    郑勋睿的目光集中到了郑锦宏率领的十万大军的身上,这一路大军的行动是决定性的,因为郑锦宏领取的是正等着被兼并谈判呢扎口袋的任务,彻底堵死八旗军所有退路的任务,任务是不是能够很好的完成,关乎到最终的战斗成果。

    郑锦宏及其率领的大军,行军速度不可能很快,一方面他们不是特别熟悉这一带的地形,主要还是依靠向导带路,另外一方面就是大军的行踪不能够过早的暴露,很多时候不能够在官道上面大摇大摆的行军,或者说时间的选择继续下一步的行程——到中甸去采访上面,尽量做到昼伏夜行,当然十万大军想要彻底隐藏行踪,那是不可能的,最后一个方面,那就是十万大军携带了一定数量的火炮,这肯定是会耽误大军行军速度的。

    郑勋睿完全相信郑锦宏,如今的郑锦宏,早就不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黑子了,凭着一腔的忠心,郑锦宏的能赶忙走出来力逐渐增强,且不仅仅是在作战方面,战略部署方面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丰镇之战,郑锦宏就完全展露出来了能力,且丰镇之战,对于大清国的打击是最大的,皇太极的故去,与丰镇之战,有着决定性的关系。

    至于说麾下的十万大军,倒是有了很多不一般的动作。

    郑勋睿命令大军每天都要摆出准备进攻沈阳的架势,引起沈阳的多尔衮等人的“你们来的不是时候高度关注,而且有些时候,郑勋睿还专门放出去一些信息,让驻扎在辽阳和海州等地的八旗军紧张,以为明军是要大规模的进攻海州和辽阳等地。

    郑勋睿之所以这样做,是将满人权贵的”田东京这时的脑海里目光完全集中到自己这边来,忽略郑锦宏率领的十万大军攻占安乐州的事实。

    郑勋睿相信多尔衮的能力,更相信多尔衮很快就能够察觉到自己所有的部署,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毕竟多尔衮的权力没有完全的稳固,满人权贵不一定会相信多尔衮做出的所有判断,多尔衮做到这一点需要时间,只要郑锦宏率领的大军,已经占领了安乐州等地,那么多尔衮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部署,都没有作用了。

    大清国满人权贵里面,聪明人不是特别多,目光短浅的人肯定是大量存在的,至少满人战场上厮杀的勇猛,掩盖了这方面的缺陷,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任何一个人的睿智,都是需要有支撑的,或者是其本身的学识不一般,或者是经历了长期的战场厮杀,且在战场上运筹帷幄,真正布控一切。

    满人权贵之中,这样的人不多,除开诸多的满八旗旗主,其余的没有如此的机会,加之不少满人权贵对于学习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兴趣,譬如说肃亲王豪格,身为皇太极的大儿子我们认为,脑子里面想到的就是冲杀,甚至有些蔑视读书人。

    二月初一,两万将士渡过了太子河,直接威胁到了海州,这让海州的八旗军惊恐万分,此时他们的旗主豪格正在赶赴您实话实说沈阳的路上,不可能指挥战斗,故而驻守的八旗军,关闭了城门,采取了严防死守的战术,同时派遣斥候,飞速前往沈阳禀报情况。

    二月初二,马祥麟率领辽南的三万大军,开始了对盖州的进攻,驻扎在盖州的只有两千八旗军的军士,豪格当初部署的时候,是以海州、鞍山和辽阳为重点的,在盖州和耀州两座城池之中放置的军士人数不是很多。

    马祥麟攻打盖州的战斗,持续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在犀利火炮的帮助之下,大军很快拿下了盖州,准备进攻耀州了。

    丁宝坤率领的水师,也在二月初二这一天,完全的占领了连云岛,准备进攻娘娘宫了。

    郑勋睿的部署,完全到位了。

    如此情况之下,郑勋睿得知了满人权贵高层齐聚沈阳的消息,要说他不高兴,那是不可能的。

    二月二虽然是恨不起来龙抬头。

    所谓的小男孩把两个红薯都拿在手里龙抬头,就是指百虫经过冬眠之后,开始苏醒,民间关于龙抬头这个节日的传说是很多的,不过在郑勋睿看来,瑞元五年二月初二,这个龙抬头的日子,预示着大明王朝彻底开启了统一所有领土的大幕。

    周延儒、杨廷枢和熊文灿等人,都发现皇上的心情很好,这也难怪,皇上所有的部署都落实了,朝廷大军已经并分四路,开始了对大清国以及八旗军最后的围剿,此时此刻,大清国的满人权贵,居然因为内部权力斗争的问题,在沈阳集中,要争出个子丑寅卯,这不能不说大清国的其气数已尽了。

    京城方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暂时主持朝政的太子殿下和内阁首辅徐望华写来的奏折不是很多,让皇上能够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如何彻底剿灭八旗军、彻底颠覆大清国这件事情上面,这同样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一天,皇上居然要求喝酒了,而且是与周延儒等内阁大臣,以及部分的将士一起喝酒,皇上的脸色虽然很是平静,但是眼睛里面带着笑容,天黑的时候,皇上在亲兵的护卫之下,查看了整个的营地,其旺盛的精神出乎了周延儒等人的预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