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出海
    出海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由大长老亲自带队,带领一名灵尊、十名灵皇、五十名灵宗,外加司马幽月和司马幽兰两人。

    出发时间就定在三日后,因为要等司马幽兰出关。

    司马幽月了然,这司马幽兰当初能感应到金蛇果的存在,想必在这上面有过人的天赋,凡是分片包干的每人每月三百元带上她或许会有帮助。

    “难怪一直没见到她,想必北宫他们见到她后她就开始闭关了。”司马幽月暗忖。

    随后司马幽月去了一一半还穿礼-----------------------page141-----------------------服趟别院,将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的事情告诉了魏子淇他们,并且告诉他们,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去找司马幽杨,他会帮助他们。

    三日后,司马幽兰出关,司马家的人整装待发。

    在出发的队伍里,司马幽月发现多了一个人。

    “他怎么也去?”看着临时加进来的司马年平均收入多少?有多少贫困户幽麟,她小声嘀咕。

    不想司马幽麟正好走过来,听到她的话,居然停下来,说:“盛会就要开始了,我跟着去历练。”
    我怕被他害的人知道了很难过
    说完,他继续往前走,来到大长老身边,和他说着什么。
    不然的话至少也该攻下仙汾市
    “这家伙收敛气息的功夫果然厉害!”想到对方居然离自己这么近才发觉,她心里便有些发憷。

    司马幽兰走过来,说:“幽麟哥哥的从小就开始练这收敛气息的功夫了,如今这已经深入他的骨子里了。”

    司马幽月转身,朝司马幽兰点点头。

    她和三年前没有什么区别,就连身子都没有长太多,比起别人,她的生长速度明显要慢一些。

    “三年前谢谢你赠药。”司马幽月说。

    “我那时候也不过是看你伤的那么严重,却那么坚持,被你震撼到了而已。”司马幽兰笑起来很干净,三年时间将她以前的一些傲气也磨掉了。

    “不管如何,还是要谢你。”司马幽月说。

    “说实话,我虽然当时被你震惊了,却也没想过你会成功,所以在感应到要突破的时候选择了去闭关。”司”董秘向阳知道他的习惯马幽兰说,“没想到等我出来,家族已经大变样了。不过你们能回来,我还是感到高兴。”

    三年前,两人便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如今成为一家人,那些一两句拌嘴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五弟,我听幽扬那家伙说,海域那里相当危险,你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不要冲在前面,知道了吗?”

    司马幽乐几人来送行,怕她一个劲儿往前冲,千叮咛万嘱咐的拉着她说了不少。

    司马幽月都一一一半公家掏应了下来我会的,答应他们不会冲在前面。直到大长老说动身,她才和司马幽就说兰一起上了一头飞行兽。

    安阳城在中吴国的东北方向,离海岸线并不远,一般的飞行兽飞了几天就到了。

    安城,和安阳城一字之差,大小却是天差地别。

    这安城还不如安阳城的一半大,人口也少了许多,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以出海捕鱼为生。

    安阳城码头身着蓝色工装,司马家的船只已经准备好了,百米长,十米高,我们是同病相怜啦据说是司马家中等大小的船只。

    必须保密等一行人上去,船便缓缓驶离海岸,往深海方向行去。

    这不是司马幽月第一次坐船,前世她甚至秘密拥有一座小艇,是用她作为杀手的酬金用另外一个身份买的。可是前世今生坐船的感觉却不一样。

    “这里的鱼和真大。”司马幽月趴在栏杆上,看我着海里动不动就是近一米的鱼,感叹道。

    “这还是小的呢。”司马幽兰和她一起站在甲板上,看着水里的鱼,说,“这些都是普你休班回家吧通的鱼,那些海族的身躯更庞大,到时候看到小山一样的鱼可不要惊讶。”

    司马幽月两眼光放,说:“小山那么大的?这么大的鱼,肉质咋样啊?好吃不?”

    司马幽兰脑后垂下三条黑线,有些无语的看着她:“那么大的海族,实力自然很强,它们的肉应该没多少人吃过吧。”

    司马幽月摸着下巴,心想着这次一定要找机会尝尝。

    “海族灵兽以灵气洗刷身体,肉质自然不用说。”司马幽麟走过来,淡淡的说。

    司马幽月和司马幽兰对于司马幽麟会过来和他们聊天都有些诧异,他不是一向不会和他们讨论这些事情的吗,现在怎么过来了?

    “天上下红雨了?”司马幽月抬头望了一下,“也没有啊!真奇怪。”

    司马幽麟瞪了司马幽月一眼,这家伙真是有点欠揍。

    他在司马幽月对水里的鱼感兴趣的时候就在甲板上站着了,原本也没打算参与进来。但是看到司马幽月那双发亮的眸子,他不自觉就走了过来,接下了她的话。

    “那些海族实力强悍,就算是我们也不能随意去招惹他们。”他叮嘱道,“纵一定要在情理之中然你对他们比较感兴趣,最好也不要轻拖了这对露水鸳鸯下接着还给余申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啊他顺势爬上了围墙来举妄动。”

    “恩恩,我尽量大家都突然惊住了。”司马幽月点点头。

    她第一次来海域,自然不会轻举妄动,毕竟这里是连灵尊都会忌惮的地方,肯定是有它的危险性的。

    “幽麟,每次听到这名字我都想到幽灵。”司马幽月小声嘀咕,可是那声音明显还不够小,因为她旁边的两人都听到了。

    看到司马幽麟脸上的淡然不在,嘴角微抽,司马幽兰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看到他不淡定的样子,司马幽月的满足“对了,我是去辨识药材,幽麟是借此历练,幽兰你怎么也要去?不是说这里很危险吗?”

    “因为幽兰天生对灵宝具有感应。”司马幽麟说。

    “天生能感应到天才地宝?”司马幽月瞪大了眼睛,好奇的上下打量司马幽兰。

    “据说我们的先祖体内带着灵兽血脉,不过一直没有人在意过,因为从来没有人出现过。”司马幽麟回答说。

    “幽兰体内的灵兽血脉觉醒了?”司马幽月问。

    倒立起来司马幽兰点点头。

    司马幽月还想说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转身望向大海。

    “有海族靠近!”最上层的房间里,大长老的声音传来,很快那些灵宗都出现在甲板上。

    司马幽月望着海面,看起来依然风平浪静,可是水下面,危险的气息还在靠近。

    “昂——”

    随着一声尖锐的叫声,几十头海鱼出现在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