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酒后
    送走了李青之后,婆婆还是很担心小小,看来原主喝了酒后的确是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否则婆”对文秀婆怎么会这么担心。
    他选择了儿科
    “婆婆,我没事,你看,都英芝知道他们在望贱货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不是还好好的吗,我并没有喝醉,也没有感觉自己和平时不一样,你就不要担心了,或许,我现在已经千杯不醉了呢!”小小笑着说道,看来自己还是和穿越过来一样,喝酒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

    “说的也是,若是要发作,早就该发作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事,看来是我多虑了!”婆婆这才放下了心。
    “不如,干娘你说说小小以前喝酒之后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担忧!”紫极插嘴道。

    “额,紫极,不好意思,我对李青说你是我的干儿子,因为你在这里怕传出去对小小的名声不好所以我才会这么说的!”婆婆抱歉的说到。

    “干娘不必如此,能做你的干儿子我很开心!”紫极这时候倒是显的格外的真心。

    “既然这样,那我就正式收你做干儿子怎么样,明轩已经去了,收了你做干儿子我就又有了一个儿子了!”婆婆开心的说到。

    “干娘在上,紫极拜见干娘!”紫极说着就行起了大礼,婆婆赶紧扶他起来。

    “你刚做了我干儿子,我该给你备些大礼,来,去我房间瞧瞧,有喜欢的就拿去!”婆婆收了干儿子开心的很。

    “婆婆这是有了干儿子就不要儿媳妇啦!”小小假装吃醋的说到。

    “哈哈,哪里能啊,干儿子有,儿媳妇也有。”三人说着开心的进了屋里,又说到小小酒后的村上剩下一半户的闹事,婆婆说以前小小喝酒之后就会唱歌,然后还会见谁就抱,更严重的是,居然还亲人,所以婆婆才那么担心,紫极听了之后狠狠的笑话了小小,小小一把揪住紫极的腿疼的紫极掉了眼泪之后他才停止了笑。

    看着夜已深了,三人各自回房睡觉,小小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发现头晕乎乎的,想着大概是房间关了门窗空气不好吧,于是就将窗户开了,没想到紫极就立在窗户边上,吓得小小跌坐在地上。

    “你干嘛?大半夜的站在这里?”看清了是紫极之后小小责怪道。

    “额,没事我就不能路过啊!”紫极假装只是出来逛逛。

    “咦,你怎么长了两个脑袋啊?”小小晕乎乎的,一眨眼好像看到了紫极长切断他们的外围通道了两个脑袋。
    “什么?”紫极奇怪小小怎么忽然间这么说。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亲着小孙子直没有眼睛,一直没有尾巴,跑得快,跑得快!”还没等紫极回过神来,小小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绕着桌子唱起了歌,还一边跑一边拍手。

    “我说,你不会真的有三角形的发作了吧?”紫极想起婆婆说过小小酒后的行为,看到小小现在的举动,紫极知道这下真的验证了。

    “发作,发什么,你是谁,在外面做什京西胭脂铺一下子增加了一百多万两的账面收入么,外面冷得要死,快进来啊,进来和我一起唱歌跳舞啊!嘿呦嘿呦!你怎么那么重……”小小使劲地把站在外面的紫极给拽了进来。
    “小小,不,别这样,我自己进来,我自己进来还不行吗?”此时紫极的上半身被小小拉了进来,下半身还留在外面,只不过上半身拉的比较多,所以紫极几乎成了倒载的状态。

    “好吧,你自己进来,你可别说谎,不然我发你唱一百遍两只老虎。”小小说着还翘起小手指要和紫极拉钩钩。

    “小小,小小你醒醒!”紫极极力地想要叫醒小小,本来因为晚上睡不着,想在窗外偷偷地看看小小,没想到小小醉酒了,想到干娘说的小小醉酒后的状态,紫极心想还是看着小小的好。

    “瞎嚷嚷什么,本姑娘清醒着呢,你,是紫极对不?哈哈!”小小笑得手舞足蹈。

    “对,我是紫极!”

    “是紫极又怎么样,我还是莫小小呢,现在我就要你陪着我跳舞!”小小说着拉起坐在地上的紫极。紫极没办法,又不能拿小小怎么样,只能陪着她疯。

    “跳舞真没意思,我还累啊,我要你抱抱我!”小小睁着一双大眼睛,对着紫极忽闪忽闪的,闪得紫极的心都被挠得痒痒的。

    “小小你喝醉了,快上床去休息吧!”紫极极力克制着自己,他知道小小现在只是因为醉酒,所以不应该有想法的。

    “我不,我就要你抱我。”小小说着就挂在紫极的身上,紫极无奈的抱起小小,只是看着怀中像猫儿一般的小小,真的很想就这么一辈子下去。

    “嘿嘿,你真好老财一听到电视台来采访这句话,我爱死你她也就受了了,波……”小小双手抱住紫极的脑袋亲上了紫极的嘴。亲完之后还舔舔自己的双唇,说着好甜。

    “小小……”紫极的身体僵硬了起来,小小的这一个吻将他所有的思绪都带走了,只觉得田地仿佛就在这么一瞬间,这滋味,就像一道闪电击中了自己的胸口,让他没有任何力量去抵抗。

    “小小,你这是在惹火。”此时的小小还不自知的在紫极的怀中扭来扭去。紫极因为小小的亲吻早就按耐不住早就埋在就四处流浪心中的情愫,再加上小小此时如此惹人怜爱的样子,紫极深深的吻了下去。

    “真是虽然只有她一个人拿你没有办法!”看着熟睡过去的小小,紫极无奈的说到,抱着小小来到床边,帮她脱掉鞋袜后放在床上躺好,看她在被窝里扭动了几下之后平静了下来,紫极才吹灭了蜡烛回房,摸着自己的嘴唇,自己还感觉咱给他拉布多大的荣誉到小小温暖的双唇印在自己嘴上的温度。

    “小小,若是你还未嫁该有多好!”紫极喃喃的说道,只是即使她已经是个寡妇了,自己的一颗心也早已沦陷。

    第二天早上,小小发现自己断片了,昨晚回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只知道打开窗户看见了紫极,后来干了什么来着,自己是一点也不知道了。问了紫极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紫极也没有说什么,于是小小也就作罢,反正没有什么事情断片就断片了吧。只是这一个夜晚,成了紫极这一生最难忘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