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是男人吗
    身为东陵的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骄傲如君凌澈,怎能容忍别人拒绝雷清蓉的目光从他们的胸前掠了过去自己。

    要知道,多少人巴结他,想要跟他套近乎,拉关系。既然如此,他干脆找老四和欧阳合作,这样自己岂不是获利更多。

    “二哥太睿智了,这样我们以后就等着数钱了。”君凌杰一脸得意。

    “我让你联络的那批兵器,怎么样了?”君凌澈冷冷问道,既然父皇一直不肯松口,那他只能自己行动了。

    “二哥放心吧,一切都准备就绪,一个月后交货。”君凌杰眸底一抹锐利划过当我们的物质不成问题的时候。

    三个人谁也没在说话,径自喝茶。

    直到中午,洛瑶才醒过来,看到夏侯绝还在昏迷,身体早就恢复正常,这才松了口气。

    想着灵珊说的,不管香满楼背后是何人,既然想要找死,她又怎么能不成全。换了一身男装,奔向楚家酒楼。

    看到洛瑶,楚流云宛若看到救星一般,激动的一把抓住她的手:“洛姑娘你终于来了,东西我都准备齐全了,就等你了。”

    “小姐,你吃饭了吗,我给你留了好吃的。”灵珊端着一盘春卷过来。

    洛瑶撇嘴:“都吃到脸上去了,还好我阿哥的嘴巴意思说给我留的。”

    话一出,灵珊一愣,赶紧摸向嘴角,确实有几粒饭渣还在那里留着。顿时让他知道她不是傻瓜不悦,气愤的怒瞪向桑吉:“大木头,你怎么都我们拥戴横行·无道又没有错不告诉我,丢死人了。”

    “你也没问我啊。”桑吉淡淡哼道。

    听到这话,灵珊顿时炸毛了,拳头直接招呼过来:“可恶的混蛋,你是男人吗,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

    “你是玉吗?”桑吉问道,他眼里,灵珊可是比爷们还爷们,都不是女人,又怎么是玉呢。

    “哎呀,你这个大木头,刚刚你可没少吃,现在揭姐的短了,可恶,看我不收拾你。”灵珊气愤的哼着,拳头就要砸过来。

    “行了,别闹了,既然对面抄袭烤肉,那我们就推出新品,现在都跟我去后厨。”洛瑶淡淡哼道,转身就走。

    楚流火车开到绍兴柯桥云赶紧亲自带路,所有大厨早就等在那里。

    洛瑶想了下,将鸡公煲的制作方法,教给大家:“这个是鸡公煲,等下个月我们在推出火锅。”

    “可万一对面的人,一直模仿我们的菜呢?”楚流云担心道。”“是的

    “做生意,就必须承受得住压力,抄袭在所难免。没有抄袭,你又怎么知道自己的东西多受欢迎呢。

    不过,只会抄袭别人的人,永远都不会有出息。放心吧,他们挣扎不了几天,就会死翘翘的。”洛瑶凤眸里满是坚定,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对付一个抄袭,还不放在眼里。

    楚流云看着洛瑶坚定,决绝的自信,笃定的眼神,绷紧的心这才放下。

    大厨们赶紧认真的学着,洛瑶在一旁认真指点。两个时辰,二”已经来来回回折腾了半个多月十几个大厨都学会了。每个大厨,负责一个分店的教导,赶紧去教其他楚家酒楼的大厨了。

    一下午的时间,楚家酒楼所有烤肉的炉子全部扯掉,换成了统一的方桌。

    洛瑶看着柜台上的纸笔,顿时有了主意:“我们可以在推出会员制,定做精美的卡片,画啥都听了上不同的图案。”

    “这个有什么用?”楚流云不解,其他人更是好奇的看过来。

    “这个是积分卡,消费满二十两银子送一张卡,以后每次消费不--过十两银子一分,集齐一百分,就免费送一顿餐。

    消费越多,卡片的等级也越高,可以分为会员,高级会员,至尊会员,白金,黄金卡。不同的卡片对应的福利也不同。

    卡片等级越好,优惠越多,赠送小甜品,饮料,或者礼物也越多。这样吸引大家消费,而大家也会因为等级越好,虚荣心越强,更好刺-激消费。”洛瑶一一解释道。

    话音落下,所有人震惊的看过来,都为这新奇的想法所震惊。

    “妙,太妙了,这样的话,客人们有了会员卡,也会优先考虑起名元洪本店。”楚流云赞赏道,看到洛瑶更是感激,欣赏。

    这个女人就像是一个谜,到底还有多少惊喜给自己。她总是能想出那么特别,独到,却又一针见血的办法,不得不让他佩服。

    当天下午,洛瑶就随便花了几个图案,桑吉和灵珊负责去定做会员卡了。

    洛瑶手下经营的霓裳阁,自然是各种新款成衣,首饰聚齐。而且所有制作方法,很是先进,深得洛瑶真传。
    <一边工作br />这样的秘密,自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灵珊只是拐了几个弯,就去了霓裳阁。

    听说楚家酒楼关门一天,偌大的京城更是轰动至极。所有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只走出了几步就发现了一座二层小楼的旅馆br />
    唯独太子君凌澈,四皇子君凌杰,还有欧阳亦得意的不行。正在为他们的如意算盘欣喜,还以为楚流云会坚持多久,才一天就关门了,还真没意思。

    直到天黑,洛瑶才松了口气,又教了大厨们几道面点,这才离开。

    安伯侯府。

    两个小包子一天没见到娘亲,自然想得很,看到洛瑶回来,高兴地直奔过去。

    “娘亲回回心里总不踏实,我好想你。”宝儿兴奋的说着。

    “娘亲,我也好想你。”巧儿刚开口,闻着洛瑶身上的味才知是有人拦车道,不由嘟着小嘴:“娘亲你身上是什中国女足是最受尊敬的中国女人么味啊,怎么这么难闻?”

    洛瑶这才想起来,自己一下午都在楚流云的后厨,都没顾得上换衣服就来了。

    “丫头,看你这一身狼狈,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安老夫人自然是将洛瑶当成亲孙女一般。

    洛瑶也没推辞,泡在木桶里,看着水上的花瓣,顿时有了主意。

    等到洛瑶换好衣服在出来时,安李健那男人谁都知道只是玩着旋姐的钱博丰早就等在门口了,阳光帅气的俊彦上更多了几分不自在的红润:“姐姐,我可没有故意偷等她泡好了澡看你洗澡,我只是早点见到你,所以干脆在门口等你了。”

    洛瑶都被他逗笑了,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大男孩:“我知道,找我什么事?”

    “我今天先研究出一种酒,很特别,所以想让你尝尝?”安博丰一脸期待。

    “好。”洛瑶跟着他去了酒窖,尝了一口。入口很清淡,不像酒可入喉,却又带着几分醇香,很柔,很轻。

    宛若现代的清酒一般,洛瑶好一会才睁开眼睛。

    “姐姐,怎么样?”安博丰赶紧问道。